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绿色追思黄柏河

 
绿色追思黄柏河
 
黄柏河,宜昌的水源地。
黄柏河上游采矿排水治污池。
清澈的黄柏河水欢快地流淌。
黄柏河下游尚家河电站与水库。
新东风渠(左)即将替换旧东风渠(右)。
黄柏河中游的天福庙大坝。
黄柏河示意图 制图:万璇
 

湖北日报讯 文/记者 李思辉 通讯员 蔡钧庭 图/记者 刘曙松

船,在水面悠悠划过,波澜不惊。一路探访,整个黄柏河流域山水相映,明媚而安详。“4年前可不是这番模样”,宜昌市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局副局长洪钧回想起那日的情景,还是心有余悸。

水华暴发,新任局长“泰山压顶”

2013年5月20日,注定是个“黑色星期一”。宜昌市水利水电局局长靳鹏的案头,黄柏河发生大规模水华的紧急报告,薄薄两页纸,却异常沉重。报告显示:黄柏河上游的玄庙观、天福庙两座水库1亿立方米的水体异常,库面几乎全部呈现酱油色和墨绿色,这种情况历史上从未有过。

黄柏河太特殊了。它不仅是长江的一级支流,而且是宜昌的母亲河。宜昌是少数几个“家住长江边,不饮长江水”的城市之一。正是因为发端宜昌北部深山的黄柏河,历来水质优良,而且能够兼顾宜昌城区及周边县市生产生活用水需求,所以数十年来它一直是宜昌城区的水源地。通过东风渠,黄柏河的水款款流入夷陵区的官庄水库,再从这里输送到200万市民的家里。

同样是通过东风渠,黄柏河还为当阳、枝江、夷陵、猇亭的22个乡镇293个村的农田以及沿线10余个工业园区供水,年输水量3亿立方米以上。

黄柏河流域供水区域人口占整个宜昌市的50%,GDP占78%,“地位非常重要”。

黄柏河的问题到底多严重?原因是什么?会不会出现需要大规模紧急调水的情况?一旦供水成问题怎么跟几百万人民交代?一连串的问题令这位到任不久的水利局长如临“泰山压顶”。

调查,迅速组织情况调查!寻条渔船,拜托渔夫兄弟赶紧向天福庙水库深处划。苍松翠柏,少有人烟的水面,满眼都是酱油一般的颜色,一眼望不到头。登上天福庙大坝俯身望去,偌大的水面全是一层一层的“油布”,靳鹏顿时傻了眼。时任宜昌市水利水电局水政水资源科科长的洪钧也不曾想到,才个把月没来,清秀空灵的水面咋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事关重大,接到情况报告,宜昌市政府立即组织水文、环保专家取样检测分析:两座水库水体总磷总氮超标,水体中度营养化,认定水体颜色改变系由水华引起。市水利水电局组织的8个调查小组经过一周的徒步调查,原因很快查明:矿山企业废水及矿井涌水的大量排放,是导致水华的最大原因,养殖和生活污水排放也是原因之一。“再不采取办法,就是千古罪人”。

理顺体制机制,结束“九龙治河”

保护黄柏河,事关数百万群众的用水安全。

查明了水华原因,宜昌2013年6月份开始启动黄柏河治理。市政府决定,对新开磷矿申请一律暂停批准,对老矿场进行整治,对采矿采取总量控制。

两年之后,治理效果初步显现,但愈往深处走,体制机制的障碍愈发明显地暴露出来——

126公里的黄柏河流域蕴藏丰富的磷矿资源,流域内累计探明磷矿资源储量超过30亿吨。过去远安、夷陵区深山中的矿山堆场大多沿河布设,拦渣和防渗设施简陋,大量矿粉随雨水进入河道,这必须管住;沿河养猪场、养鸡场等小规模养殖场任意排污,这必须治理;河边一些农家乐及零散旅游活动污染缺乏管控,这必须采取措施……而这些涉及矿产资源开发、河道管理、水土保持、水污染防治、渔业管理、城镇规划和建设、农业面源污染防治、船舶污染防治等多个方面,同时横跨远安县、夷陵区两地多个部门。

多头执法、多层执法导致执法过程中权能交叉、职责不清,部门之间、上下级之间相互推诿的问题时常出现;执法能力分散,监管力量不足,也易导致执法不作为及监管不力。用当地一名干部的话说:“似乎谁都可以管,似乎谁都有管不过来的理由。”

水出问题,病在岸上,根在监管的体制机制上。怎样补齐水资源保护中的这块短板,从根本上保护好宜昌的母亲河?2015年初,宜昌市学习上海自贸区经验,启动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改革试点。2015年6月底,宜昌成立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局,并设立市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支队。

2016年11月7日,省政府授权:同意黄柏河综合执法局在黄柏河东支流域部分区域,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省政府批复后,宜昌市决定,从2017年1月1日开始,黄柏河流域涉及水资源保护的行政处罚权,集中由黄柏河综合执法局行使。原环保、农业、交通运输等主管部门行使的行政处罚权,一次性划转黄柏河综合执法局。

体制机制理顺了,责任明晰具体了,作为宜昌市水利水电局直管的黄柏河综合执法局首先从磷矿资源的不合理开采、违法排污开刀。

今年1月17日,执法人员对夷陵区境内栗林河某磷矿企业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该企业排除河道内的堡坎、桥梁等行洪障碍,并处以2万元罚款。这是以“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局”名义开具的首张罚单。

随后,对柳树沟矿业、明珠磷化、宜化矿业等全部矿场企业建立详细档案,跟踪监管;对大江化工、宜安矿业、远安宜洲矿业、华西矿业、诚信工贸公司、三宁矿业等磷矿企业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并发出执法整改文书,敦促这些企业在废水沉淀絮凝、排污口设置等方面及时整改到位。

在三宁矿业的排水口,我们看到一套标准化污水处理设备正在作业,相关数据直接与黄柏河综合执法局实时联网,确保废水达标排放。目前黄柏河东支流域已有50多家磷矿企业新建、改扩建矿井废水沉淀池66个,安装生活污水微动力处置装置42套,新建、维修垃圾池65个。

摊开流域矿场分布图,洪钧对我们说:“过去很多事情我们管不了,现在岸上岸下的执法权都移交到我们手上了,再不管住就是失职渎职。”

绿色追思,生态补偿机制待解

根据《黄柏河东支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实施方案》,黄柏河综合执法局严格执行流域纳污总量和磷矿开采总量控制,停止审核50万吨/年以下的新建采矿项目,逐步淘汰15万吨/年以下的采矿项目。

落实市政府决策,黄柏河综合执法局压力不小。

这是因为,远安县、夷陵区一带磷矿资源储量丰富,特别是远安县杨柳磷矿区号称亚洲最大单体磷矿床,初步探明储量达4.29亿吨,潜在经济价值1000多亿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现的最大规模单体磷矿区。巨大的磷矿资源储量,吸引了大量社会资本的介入。每年,有关部门都会收到不少开矿申请。

在远安县樟村坪附近的矿区探访,我们看到一处处矿料堆积如山,崎岖的山路上到处都是拉矿车沉重而笨拙的身影。洪钧告诉我们,过去车辆更多,现在环保更严格了,实行总量控制,不达标的矿场开不下去了。

从一份内部资料上,我们看到,不久前该局还否决了某集团申请取得远安杨柳矿区东矿段探矿权、宜昌某公司云霄垭磷矿矿区变更范围等3个项目的转报申请……“该否决就要否决,不能有什么犹疑。”

没有了矿场不达标废水的大量排放,黄柏河的改变非常显著!目前,水质恶化现象得到了扭转,流域干支流河道水质达到Ⅲ类及以上的占比已达96.91%。沿途探访玄庙观水库、天福庙水库、东风渠以及官庄水库等百余公里的沿线地段,我们看到水华现象已经消失,整个流域河畔生态转好,呈现河水清流、白鹭翩飞的喜人景象。靳鹏松了一口气,宜昌市的主政者们也松了一口气。

但是,如何破解黄柏河流域环境保护与地方发展的矛盾,却是摆在人们面前的又一个严肃问题。

黄柏河上游某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对我们说:“环保要抓,可地方也要吃饭呀。山沟沟里的群众生活刚刚好起来,难道还让他们捧着‘亚洲最大单体磷矿’的金饭碗讨饭吗?”

洪钧坦言,丰富的磷矿资源一度是令人激动不已的“地方支柱性产业”,是地方税收的重要来源。控制严格,环保要求高,治污设备投入大,停止新建新矿等等,不仅断了一些矿老板的财路,也影响到了一些地方的钱袋子。“有时候,一些地方的领导赶到局里来,说是报告工作,实际上是来说情甚至问罪的。”

如何兼顾环境保护与地方发展?黄柏河管理部门与上中游一些地方的干部提出“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问题。但钱从哪里来,怎么补偿等,缺乏制度支撑,没有标准可循,“目前这一块还停留在设想当中”。

河长说

保母亲河清水永续

黄柏河发源于夷陵区,是长江葛洲坝库区最大的支流,其水生态安全不仅事关长江大保护,也关系着宜昌两百万百姓和百万亩良田的供水安全,是宜昌人民的母亲河。确保黄柏河清水永续,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与担当。

在黄柏河实施流域统筹、综合治理,并积极推进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改革,是宜昌保护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具体行动和创新之举。我们将以习近平总书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要指示为遵循,按照“民生为先、发展为要、生态为基、保护为重”的治河思路,以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为主要任务,坚持源头养水、依法护水、科学治水、市场活水,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永续利用之路,保黄柏河一河清水入江,努力让人民群众共享更多绿色福利。

——宜昌市副市长、黄柏河河长刘洪福

河流档案

黄柏河系长江一级支流,在宜昌市夷陵区黄花两河口以上分为东西两支,东支发源于夷陵区的黑良山,长126公里。西支发源于夷陵区的武郎寨,长70公里。东、西支在两河口汇合干流,长32公里,于葛洲坝三江航道前注入长江。

黄柏河流域东支水利工程有:玄庙观水库及水电站,天福庙水库及其一级、二级水电站,西北口水库及水电站,尚家河水库及水电站等。

文人墨迹

那年,黄柏河还沉睡在千年荒凉之中,河道狭窄,河水清澈,两岸高山刀劈斧削,终年云遮雾绕,矫健的雄鹰也难于飞过山巅,十几里河滩边见不到一户人家,唯有不知名的飞禽走兽窜踞在森林里。一串串长长的,大大小小的脚印打破了黄柏河的沉寂……

——作家刘抗美报告文学专著《中国有条黄柏河》中介绍了上世纪中叶,黄柏河流域东支水利工程万人会战的感人故事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