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金水逶迤入画来

 
金水逶迤入画来
 
南川大坝雄伟壮观。
金水示意图制图:万璇
打桂花酿花制蜜。
淦河上游金桂湖。
刘家桥成为旅游地。

湖北日报讯 文/记者 胡琼瑶 新闻研修班学员 谢晓研 通讯员 胡剑芳 图/记者 张鸿

金水河上的桥,悠长久远;金水河畔的堤,九曲蜿蜒;金水河上的湖,璀璨夺目;金水河的闸,饱经风霜……

桥,堤,湖,闸,构成了九曲金水河上别样的风景。金水,上游称淦河,下游称金水河,中间有斧头湖相隔,是长江中游下段南岸支流。金水发源于通山县大幕山南麓,由南向北流经咸宁市城区,汇入斧头湖,于武汉市江夏区法泗镇新河口出湖后,经金水闸最后注入长江。

千百年来,古老而年轻的金水河,流动着,跳跃着,灵动了一方水土,滋养了一方百姓。

桥 见证一座城的变迁

咸宁人称金水为淦河。

细心的人会发现,淦河上的桥特别多。

刘家桥、温泉桥、马桥、金桂桥、丹桂桥……一座座形态各异的桥,连通一河两岸。河上有桥梁50余座(含支流),其中古代廊桥8座,最早的是明代修建而成的。

淦河穿越咸安城区,是咸安人的母亲河。“遇水架桥,逢山开路,这便是咸安精神。”每每谈到桥,咸安人总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和亲切感。

淦河上,最有名气的当属刘家桥。它位于咸安区桂花镇刘家桥村,始建于明代崇祯三年,重建于清道光十二年。这座古桥是整个村子的灵魂,因为有了此桥,村名才改为刘家桥村。桥身用石板铺砌而成,桥头隐约可见花鸟鱼虫等图案,沿着两侧的台阶向上,只见每一块墙壁上都记有近代文人墨客留下的诗词:“一溪烟水明如昼”“万壑云山翠似蓝”……

走在桥中央,一低头,在板面的石头上,记者竟发现了三叶虫化石。旁边老百姓介绍,经常有考古人员专程来研究刘家桥,还有人欲出60万元高价购买这桥上石头。

借力古桥文化,周围农家乐兴起,古桥农庄、刘家桥饭庄等招牌吸引着过往的游客,每到周末,这里人气旺盛,堪比繁华都市。

刘家桥还是一座凝聚湖北和江西两地人民感情的友谊桥。那时淦河水域较宽,许多江西修水的商贩翻山越岭,从淦河顺流而下,走水路贩卖商品。桥头住着一户人家,88岁的刘纯堂是这间堂屋主人,他告诉记者,从小在刘家桥边长大,见证桥两岸的变化。

上游,咸安区与通山县交界处,有一座古老的廊桥,名叫北山寺桥,又名三十六人桥,是金水河上游的第一座桥。

远远望去,三十六人桥好像一只画舫,总有鸟儿误以为真,在桥上飞来飞去或歇息。桥的上游30米处,有一口泉眼,名叫三十六人泉,它是咸安区境内最大的泉水眼,也是金水源头之一。

除了公路桥,淦河上还有两座铁路桥。一座名叫红桥,桥两侧铁架栏杆均用红油漆涂刷。1938年,咸宁沦陷前夕,国民党军队因战略上的需要炸毁过,后经修复。京广铁路改为复线后,红桥已不适用,但仍保留。另一座名叫新桥,因是后来修建,人们简称其为新桥。当京广线上南来北往的列车呼啸而过时,带走了桂花飘香,也带走了淦河上的惊鸿之美。

城市在发展,桥也不例外。2015年,咸宁市政府投资9600万元,在淦河上新修两座现代化大桥:龙潭大桥和淦河大桥。

淦河大桥是淦河上首座斜拉式大桥,连接城铁南站和咸宁大道;龙潭大桥被打造成“鱼跃龙潭”的景观效果,连通城铁南站和西外环。两座桥虽然只相隔400米,但各司其责,在服务城际铁路的同时,极大缓解了主城区的交通压力。

温泉桥、金桂桥、银桂桥……一座城市有了水就有了灵动,有了桥就有了诗意。淦河上的桥,用独特方式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发展脉搏。

堤 十里画廊尽风光

咸安因淦河而美,也因淦河而忧。

淦河干流全长119.7公里,在咸安城区蜿蜒76公里。随着城市的发展,淦河水生态系统遭受重创,曾经市区80%以上的生活和工业污水直排入河。

提升城市品位,从改造淦河开始。咸安区旗帜鲜明地提出:全面启动“一河三山”工程建设,科学规划沿河两岸的旅游景点、商业网点,着力打造咸安的“楚河汉街”。

近年来累计投入1.6亿元,对淦河全面进行改造。沁香园、滨河公园、淦河东岸、环湖河岸、明珠广场等多个亲民型公共绿地,相继建成,市区绿地率达38.3%,总面积50万平方米的河岸绿化景观带,成为咸安最靓丽的风景线。

污水处理是件难事。早在10多年前,咸安实施污水收集工程,在温泉、永安两地兴建两座污水处理厂,将工业和生活污水进行生态处理后,再排入湖泊或河流,由浊变清,如此循环。2009年,淦河水环境治理项目,获得了国家住建部颁发“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水环境提升,母亲河变靓,城市人居魅力不断提升。

白天的淦河,温顺乖巧;夜晚的淦河,则多了一份浪漫与柔情。散步淦河边,水面波光粼粼,两岸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堤上健身设施、休闲场地一应俱全,跳广场舞的大妈,嬉戏打闹的孩童,构成了一幅悠然自得的城市风景。

生于斯、长于斯的两岸百姓,对淦河翻天覆地的变化赞誉有加,外来的游人更是翘起大拇指。每年冬季,淦河两岸的温泉资源,成为金字招牌,引得五湖四海的游客不远万里相聚这座小城。

碧波绿水穿城过,十里画廊尽风光。九曲金水河融于新型城市化的步履中,个性、文化、特色、魅力得以充分释放。

湖 恰似明珠落人间

翻开《湖北省水利志》,一张图直观显示,迂回曲折的金水河被斧头湖“拦腰折断”,一分为二。

金水河的水环境与斧头湖息息相关。斧头湖汇集咸安、嘉鱼、江夏三县区地表径流,既为长江中下游武汉市附近一般蓄洪区,也是金水流域调蓄洪区。

今年的一场拆围大行动,让一度病重的斧头湖重现碧波无际。

上个世纪50年代,老百姓为解决吃饭难题,在斧头湖围湖造田10万亩,现在的向阳湖农场和头墩农场都是当年“造”出来的。到了八九十年代,斧头湖响应国家号召,建设鱼米之乡,向大水面开发养殖进军,围栏养殖水面面积达到17万亩。

2012年《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颁布,一时间,“让千湖之省碧水长流”的口号响彻荆楚大地,与其他湖泊一样,斧头湖进入了生态保护、科学利用的转型期。

去年底,法泗街专门成立“三网”拆除指挥部,全面拆除围栏、围网、网箱养殖,发动周边9个村庄,每天派20个村民、4条船只,将成千上万只竹竿运出斧头湖。就这样连续运了3个多月,才将竹竿和围网全搬出来。今年4月,斧头湖武汉片和咸宁片围网全部拆除完毕,水质回归二类标准。

如果说,斧头湖是金水河的“心脏”,那么,金桂湖则是镶嵌在金水河头顶的一颗明珠。

提起金桂湖,可能并不为人知晓,但说到南川水库,相信大家都会有所耳闻。水库因地名南川而命名,为了打造旅游品牌,南川水库又名金桂湖湿地公园。

金桂湖位于咸安区市郊20公里以外。我们驱车前往,登高远眺,湖面如同一块纤尘不染的蓝宝石镶嵌在四周群山的怀抱中,上百个孤岛、半岛如翡翠撒落其间,风景怡人,如诗如画。

去年咸安区政府招商引资,欲将其打造成华中低碳生态示范区。记者看到,这里正在施工建设,大型挖掘机来回穿梭,大坝加固工程和休闲度假山庄建设正有序进行。“两三年后,这里将是一个生态更加良好、功能更加齐全的度假胜地。”公园管理负责人介绍。

闸 护佑四方保安澜

说起金水河,便不能不提金水闸。

初夏,我们驱车前往江夏区金水街,穿过几条高低不平的马路和车水马龙的集镇,眼前突然豁然开朗——金水闸便处在这闹市一隅。

金水闸建于金水河下游的大禹观山,因排泄金水流域之水故名。

据江夏水利局相关文件记载,金水闸修建以前,每逢洪水,江水就会出现倒灌,沿金水河而上,现在的范湖乡、法泗乡、马鞍山镇以及临近的嘉鱼县和赤壁市的部分地区几乎成为泽国,几百万居民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每当夏秋之交,江水盛涨,倒灌诸湖,不能容纳,被淹之田达九十余万亩,农产损失岁以毁百万元记……”金水闸上的纪念碑文,清晰记录着当年大水冲堤、良田淹没、民不聊生的场景。

1924年,当时的国民政府组织美英等国的设计师、建筑师,历经11年之久建设金水闸。项目完工以后,解决了洪水沿金水河倒灌的现象。

金水闸设定的使用年限为50年,至1995年时,已超期运行10年,属于病险涵闸。

加固,迫在眉捷。

1995年底,金水闸整险工程开始实施。在金水河枯水期、各方力量准备充分的条件下,半年后,这项耗资778万余元的工程如期竣工,下游的50多万人口、90万亩耕地由此受到护佑。

新的金水闸离老金水闸仅50米左右。没有在老闸上翻新,是为了更完好地保留历史。

默默守护,保一方安澜,金水闸和金水堤为流域范围内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人民安居乐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如今的江夏金水河两岸,通用汽车城、阿里巴巴物流园、金港新区正在崛起。

河长说

坚持生态优先

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率先作为,以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为己任,让咸宁母亲河碧水长流。

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处理好河湖库管理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关系,强化规划约束,促进河湖库休养生息,维护淦河生态功能,打造河岸生态景观。

建立区、乡、村三级河湖库长制责任体系,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格局。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引领规范河湖库管理各项工作,建立健全河湖库管理与执法机制,提升河湖库管理执法水平。建立严格的河湖库管理保护监督考核和责任追究机制,拓宽公众参与渠道,营造全社会关心和保护河湖库的良好氛围。

力争经过3-5年的努力,全区入河湖库主要水污染物排放总量明显下降,河湖库水环境明显改善,饮用水源地水质基本达标。

——咸宁市咸安区区长、淦河(金水咸安段)河长盛文军

河流档案

金水,上游称淦河,下游称金水河,中间有斧头湖相隔,是长江中游下段南岸支流。金水发源于通山县大幕山南麓,由南向北流经咸宁市城区,汇入斧头湖,于武汉市江夏区法泗镇新河口出湖后,经金水闸最后注入长江。

据《咸宁县志》载:“淦,从金从水,以邑(咸宁县城关永安镇)有金山而河水径焉,故名。”金水干流全长119.7公里,流域面积1538平方公里,流域内建有大型水库1库、中型水库2座。

文人墨迹

《水调歌头·淦水定何许》赵彦端(南宋)

淦水定何许,楼外满晴岚。

落霞蜚鸟无际,新酒为谁甘。

闻道居邻玉笥,下有芝田琳苑,光景照江南。

已转丹砂九,应降素云三。

忆畴昔,翻舞袖,纵剧谈。

玉壶倾倒,香雾黄菊酿红柑。

好在当时明月,只有炉薰一缕,缄寄可同参。

剩肯南游不,蓬海试穷探。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