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举水,硝烟过后尽风光

 
举水硝烟过后尽风光
 
河水成为流域工农业生产之源
流域花草繁盛
举水流域始建于唐朝的柏子塔保存完好
举水示意图制图:万璇
 

湖北日报讯 文/记者 刘自贤 通讯员 熊阳生 程书雄 万永庄 图/记者 杨平 张鸿

举水,历经腥风血雨,刀光剑影。公元前506年,吴楚在麻城阎家河地带展开柏举之战,兵圣孙武参与指挥的吴军以少胜多,直捣楚国郢都﹙荆州﹚。1938年武汉大会战爆发,孙连仲率领国民党军队在举水源头小界岭村一带阻挡日军顺河南下,进逼武汉,以牺牲2万将士的血肉之躯,迫使敌方改道平汉铁路,成为会战中唯一没有被突破的防线。被誉为“第二个台儿庄战役”。“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1949年5月,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在先遣部队解放团风后即在武汉、九江之间发起渡江战役,一举突破国民党军队长江防线,势如破竹,直抵海南岛。新中国成立后,沿岸英雄儿女又开始了兴利除害、建设美好家园的征程。

两河四岸展宏图

麻城市城区位于举水及其支流桃林河汇合处附近。

仲春时节,我们来到崭新的举水大桥,只见河道两岸修葺一新。堤脚以网装石头加固,堤中修建人行走道和护栏,“亲水长廊”和堤岸延伸近10公里。堤顶上不时有车辆来回施工,制作“植生块”加固堤坡,空隙处植草绿化。

河岸绿化带上,刚落成的“忠勇阁”“童心阁”“五角塘”等建筑古色古香,宁静雅致,周围栽种了桂花、樱花、榉树、香樟等,一派水岸园林景象。

项目部经理何志奇告诉记者,他们投资2800万元,栽种大苗4000株,移植草皮12万平方米,还在建设“水下栈道”“文化码头”,今年10月完工。到时橡胶大坝蓄水,河里水色天光,河岸亭台楼阁、花草树木,美极了!

麻城市启动“两河四岸”工程,打造园林美景。目前,工程已完成一期投资4000万元,建成的红山咀泵站在去年特大洪涝灾害中抽水排渍,发挥了作用。如今二期工程开始,修建闸门,加固险工险段,筑牢堤防。三期工程总投资达到1.358亿元,将彻底治理好举水河、桃林河城区段。“两河四岸”工程既是独立工程,又服务于该市重大综合性建设项目——智慧农业谷。该项目紧邻麻城市区,横跨举水两岸,占地面积10.21平方公里,核心区将建设举水河两岸景观带,河西打造大别山农业CBD,河东建设文化旅游及农业科技园区,形成大别山现代农业博览园。

一个依托举水两岸布局的现代田园城市正在孕育之中。

世外桃源宋渡村

春雨淅沥,一桥连接四面环水的洲滩,洲滩密林中透露出三三两两的白色墙壁、黄色顶瓦,这就是被人们称为世外桃源的宋渡村,宁静而安逸。

60岁的村支书胡长明介绍,该桥是武汉市新洲区政府投资560万元于2011年建成的,宽5米,长220米,连接对岸坨坑村。有了这钢筋水泥桥,不管汛期与否,人畜车辆均可通行,比起木桥或是摆渡方便、安全多了。

宋渡村坐落的洲滩叫“二河夹一洲”,或“宋家洲”,面积2.4平方公里,耕地1200多亩,有6个自然湾、8个村民小组、330户1300多人,主要有张、宋、胡、陈、唐、黄几大姓,据说初期居民是明代从江西迁移而来,宋姓人家在此摆渡为业,遂称宋渡村。

洲上样样都好,唯有洪水不得安宁。去年7月1日下午6时发大水,全村5400米围堰冲毁27处,被淹2米深,最低也有1.8米。当时还有236人没有转移,部队开冲锋舟来接应,没有一个人伤亡。胡长明说,急流中,官兵们拉着电缆线行船救人,有一对夫妇被洪水冲走,爬到树上才得救。

今年有区人大代表动议,投资8000万元将全村整体搬迁,“退人不退耕”,因涉及问题多而复杂,加之村民故土难离,此事仅在筹划之中。

其实,洲上生活条件还是不错的。三店街办水利站站长董大保说,2012年水利部门投资70多万元引来城区自来水,解决了饮水难问题。每年防汛都为该村围堰建设提供技术支撑和资金维修。去年围堰溃口后,水利部门又投资45万元整固封堵。多年前投资打井20多口,建设泵站抗旱。由于该村处于城区居民饮用水源地,新洲区政府实行防洪水、保供水、治污水、排渍水“四水共治”,在该村建了4个污水处理点,让每家每户的生活污水都经过处理,确保饮用河水不受污染。

过去这里种植小麦、棉花,近年来,人们大半外出打工,剩下的劳力在家发展意杨,开设了30多家小型木材加工场,制作建筑模板、电线盘等,人均收入达到1.2万元,洲滩上植树造林生态得以持续改善。

胡长明说,这里冬暖夏凉,夏天气温比周围低2℃,冬天高2℃,特别是夏天,整个洲滩绿油油,晒不到太阳,是实实在在的“风水宝地”。此外,河里尽是白色细沙,比海滩毫不逊色。在这里行走休憩,感受净水白沙,沐浴和风暖阳,欣赏河岸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没有污染,环境原生态,他希望有实力的公司来大规模流转土地开发,发展乡村生态旅游,打造成真正的人间天堂。

筑堤防洪送瘟神

从连接新洲与团风的举水河大桥上俯瞰,河滩宽阔伸展,绿草如茵,速生意杨连片生长,一线水流默默流向河口,与长江汇合。

团风县堤防局局长钟学明说,举水河已变成一条季节性河流。汛期,河水流量陡然加大,长江回水倒灌,一片汪洋。

1951年以来,举水东堤开始修建。1995年,该项建设纳入国家以工代赈计划,完成了加高培厚堤身等工程,但仍然没有达到设计标准,17.774公里护堤中有近10公里不合格,举东闸、冯家墩闸损坏严重,以致1998年特大洪水爆发时,发生散浸、漏洞、脱坡等险情45处。自2007年起,国家大举整险加固,从此水患解除。

乘车行进在举东堤上,只见堤内河滩或是绿茵,或是鱼池,堤外则是田畴沃野。过去的泛滥区不仅被改造成鱼米之乡,更将血吸虫病消除殆尽。“一进蓼叶咀,人人都有喜。女的怀十月,男的怀到底。”这首民谣道出了过去举水河边血吸虫疫情。

团风县血防所所长徐仁祥介绍,举水河沿线是疫区。蓼叶咀1955年发现钉螺,上世纪80年代钉螺被消灭。去年秋天,整个举水河都没有了钉螺踪影,血吸虫病传播途径得以消除,再也没有新增感染耕牛和人员,只剩下少数慢性、晚期患者。该县去年统计患者有1.5万人,比1993年减少了整整1万,但目前仍然是全省22个没有达到传播阻断标准的县市区之一。他说,该县今年6月计划达到传播阻断标准,再过5年达到该病消除标准。

修筑河堤怎么能防止疫情传播?他解释说,江水季节性倒灌带进钉螺扩散,钉螺水陆两栖,太干则干死,太湿则淹死。修筑河堤隔绝了钉螺扩散渠道,垸内村民就不会感染了。同样在洲滩水旱轮作,翻耕种植,兴林灭螺,在河滩蓄水养殖,建设血防堤等都能起到消除钉螺滋生、扩散的作用。“汛期洪水中含有尾蚴,这是血吸虫感染人体的阶段。去年发生特大洪水,我县没有发生一例急性感染。”那时他给武警官兵讲课发药,防洪结束后还对他们抽血检查,确保安然无恙。“湖北天大的两件事,一是防汛抗洪,另一件便是血吸虫病防治。”每年汛期结束,血防人员都要到疫区例行检查,不顾风吹日晒,免费送医送药,随访查治。

河长说

建立保护机制

举水河是长江中游北岸的重要支流,武汉市新洲区的母亲河,不仅为沿线10多万亩农田提供灌溉之利,而且为新洲邾城街20万城市居民提供饮用水源。

我们要高度重视举水河治理工作,明确目标任务,建立三级河流责任体系,使主要河流水清、岸绿、洁美;要细化实施方案,围绕总体目标任务要求,细化相关部门、街镇的工作;要坚持问题导向,围绕堤防、河道、水体等治理要素,列出问题清单;要严格落实责任,严格考核奖惩,共同推动新洲“四水共治”、河流生态保护工作深入开展。

——武汉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举水河(武汉段)河长喻春祥

河流档案

举水源于大别山中段南麓鄂豫交界处麻城市福田河镇小界岭村蜂包泐山,自北向南流经麻城、新洲、团风3个县市区,干流全长165公里,在鹅公颈注入长江。麻城境内属于夏商王朝控制的小方国“举国”,河流因以为名。明清时期,上游称举水,中游称歧亭河,下游称旧州长河。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