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丹心映照徐家河

 
丹心映照徐家河
 
 
图为:河水美化集镇。
 
图为:沿河流域仍保留着皮影戏传统文化。
 
图为:库区水域辽阔。
 
图为:沿河新城边仍有古民居。
 

图为:徐家河示意图

 

图为:库区湖汊、岛屿众多,自然环境优美。

 

湖北日报讯 文/记者 张爱虎 通讯员 易成 黄一鸣 图/记者 杨平 张鸿

徐家河,最初因徐姓望族居住而闻名。斗转星移,徐姓族人多已迁往他方,只有地名流传。春日里,记者两访徐家河流域的广水、云梦、孝昌等地,发现这是一条文化积淀深厚的河流,忠孝仁爱大义奔流千年不息,至今薪火相传,泽被后人。

千军万马战水利

位于广水市境内的徐家河水库,是徐家河流域最重要的水利设施。水库及配套渠道,建设于上世纪共和国“三年自然灾害”前后,广水、安陆、云梦、孝昌等地农民2万余人,出义务工会战。

时任云梦县副县长陈克明,担任徐家河水库建设总指挥。他在回忆录写道,1958年,党中央发出大办水利的号召。接着,湖北省委在随县召开全省水利会议,确定修建徐家河水库,工程由省水利厅勘测设计,报经国务院批准,由孝感专署领导,受益的广水、安陆、云梦、孝昌4县联合施工。按受益负担原则,云梦县承担50%左右的任务。

为了确保在次年桃花汛之前大坝完工,指挥部按军事建制,组建了7个民兵施工团,工地上盖起的工棚不计其数。那时施工,鲜有机械,全靠肩挑车拉,取土的地点,来回一趟有十来里。净高34.5米、长885米的大坝,可谓寸寸土方寸寸汗。

为了提高工效,加快工程进度,人们苦干加巧干,大搞工具改革,试制了木制大车、独轮车、改良板车和多种打眼机、打硪机,其中改良板车即胶轮板车为最好,运土工效比人工高出了三四倍。曾店镇的铜匠袁开富,从谋生的远安县回乡支援建设,自备模具,先后为工地铸造铜帽数万个,发挥了关键作用。

我们沿徐家河干渠寻访当年的建设者。在孝昌县花西乡建二村的渠道旁,79岁的老农章永高与村民们正在闲聊。章永高介绍,他于1959年参加修建徐家河水库,水库修完后,接着修总干渠、高干渠,一直修到1963年。那时物质匮乏,生活艰辛,但承担挖堤打硪等重体力活的人还是能保证口粮的,不少妇女也积极要求上堤修水利,当时活跃在堤上的女子打硪队,风靡一时,还吸引了前苏联来访人士的关注。

忠孝文化源流长

徐家河水库、徐家河灌渠的历史很短,但徐家河流域的忠义、孝亲、仁爱的文化传统,却如同水库上游的源流一样,十分古老,又犹如承载河流的大地一样,十分厚重。

在广水市长岭镇库区,有一座祭祀关公的庙宇,据称原为守护关羽的衣冠塚而建,历代香火旺盛,屡毁屡兴。据史料记载,关羽原本长期驻守荆州,败走麦城后,亡于南漳,头葬于洛阳,身葬于当阳,成都建有衣冠塚。在封建社会,关羽经历“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的特殊演变。尽管此处的衣冠塚不一定符合史实,但从中不难窥见,在徐家河流域一带,人们对关羽忠义精神的崇拜与景仰。

“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童蒙习诵的《三字经》中温席扇枕的故事,就发生在以孝文化闻名的云梦县。孝子黄香的故事千古流传,至今仍然发挥着巨大影响。在离徐家河干渠不远的地方,建有规模巨大的黄香公园。史料显示,云梦当年就是东汉时期江夏郡的治所,黄香就出生在这里。这里,乃“江夏黄”的发源地,天下黄姓子孙认祖归宗地。

以孝为媒,以情招商,该县连续举办多次黄香文化节,将其打造成对外招商的一张名片。依托这些资源,当地无中生有成长出如皮革产业园、家电产业园等一批产业园。这些产业的投资者,多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创业者,他们打拼多年成功后,又义无反顾地回乡反哺。

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当地的祥山博物馆,由从徐家河流域走出去的欧阳祥山投资4000万元兴建,同时县里配套2000万元,被誉为全国县级最好的博物馆,集声光电一体,馆藏丰富,国宝众多,分类详尽,保护完善,参观者众,影响远播。

在博物馆的一旁,一座以楚王城命名的建筑群正在兴起。从安徽运来的隼木结构为主的大型古建筑,正在能工巧匠手中修复,绽放新的光彩,与现代城市建筑交相辉映。

同样以孝闻名的孝昌县,徐家河河水滋养下成长的两位普通人物,名动天下。一位是全国道德模范蒋志刚,一位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代红艳。

蒋志刚是孝昌县水利局副局长,多年来在水利工程建设中,清正廉洁,做到了“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主持建设水利工程,为国家节约大量资金,发挥了很好的效益,有效避免了重大损失。难能可贵的是,面对身患脑瘫的大儿子,他20多年来始终不离不弃,疼爱有加。如今,这位脑瘫儿,学会了用脚趾头敲键盘,会上网发微信聊天。1979年出生的代红艳,一个人坚守最偏远的乡镇,养护8.3公里的乡村道路19年。风里来,雨里去,一把扫帚守护一方公路平安。

正是大批如蒋志刚、代红艳一样的普通人,他们默默付出,执着坚守,诠释一个普通人对国家对事业的忠诚,对家庭的责任与厚爱。其精神犹如日夜流淌的徐家河,时时刻刻滋润着人们。

期待管水更科学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徐家河河水从源头奔流几十公里,最后汇入澴水。尽管源流和出口没有变化,但徐家河灌区的灌溉面积却大大萎缩了。

云梦县水利局副局长柳宏介绍,该县1962年的灌溉受益面积为24万亩,至上世纪80年代末锐减至14万亩。改革开放后的30多年,随着道路桥梁建设、开发区建设等经济活动频繁,灌区有效灌溉面积持续下降至目前的9万亩。

蒋志刚介绍,该县24公里干渠,原来设计受益面积13.1万亩,虽然渠道还在,但真正发挥作用的只有不到8万亩。“正常情况下,水从徐家河水库自流到孝昌需要3天。在用水高峰,沿途拦水,水放到末端得20多天。”遇到大旱需水时节,这样的供水时效,禾苗早就干枯了。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大旱,徐家河水库跌入死水位,人们在死水位打坝架机抽水抗旱。但这样解决不了末端孝昌的水危机。无奈之中,当地设法,由陆山泵站从澴河取水入徐家河干渠孝昌段,倒灌抗旱,以解燃眉之急。

水利专家认为,特殊时期的水危机,暴露了跨区域的水行政管理体制问题。受现实利益驱动,用水矛盾冲突迭起。

采访中,在广水广播电台曹意春总编辑引领下,我们弃车登舟,欣赏徐家河水库。冲锋舟劈波斩浪,时见鸥鹭飞翔。这边是桃花岛,那边是情侣岛,远处还有天子岗、水泊梁山度假村,郁郁葱葱的半岛次第展现眼前,岛上多是建筑。据说真正营业赚钱的不多,半拉子工程不少。沿库绕行,湖汊被过度围垦开发的介绍,不时撞击耳膜,扣人心弦。

徐家河水库位于广水市境内,但管理者是孝感人,无论是地域还是人脉,都要面对跨区域的现实。如何解决跨区域水行政管理难题,徐家河水库管理局的同志持续呼吁了10多年,但并未取得实质进展。

我们相信,这片养育过“应山二连”等众多历史名人的土地,这片曾为国民党前主席连战为之作揖叩首的热土,完全有智慧有能力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期待,乘着河长制的东风,彻底理顺管理体制,早日让徐家河水库发挥更大作用。

河流档案

徐家河,府澴河左岸支流,河长69.9公里,流域面积753平方公里。徐家河发源于广水市郝店镇,南流至余店镇,左纳黄家沟河、右纳张家桥河后,经兴隆乡、于关庙镇注入徐家河水库,出库后于长岭镇小河嘴注入府澴河。

徐家河水库大坝位于广水市长岭镇,属于徐家河上的大(2)型水库,总库容7.335亿立方米,规模在全省排第四位。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