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水利文化 > 文化拾零 > 文学作品

百年石碑 诉说堤防故事

(江雅琴)“奉道县批,横堤堤圩隗志圣,呈控李相华弟兄,领召旗马沿堤践放……尔等务将堤堘为万民保障,各自管田庐……”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退休干部文家军每天早晚散步时,都要在机关庭院东南角香樟下的两块百年石碑前驻足研读。眼前的两块石碑并肩斜卧,碑身斑驳,尽诉岁月沧桑。石碑为何而立?它们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百年石碑“重见天日” 

2016年12月20日,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埠河段在北闸外围“禹王宫”附近发现一块石碑,石碑为花岗岩石质,高135厘米、宽53.5厘米、厚37厘米,清洗后的碑身有多处裂纹,部分文字已经剥落,但碑额“奉宪示禁”清晰可见,碑身右侧依稀可辨“道光三年九月十九日”;2017年3月2日,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埠河段在上述地点再次发现一块石碑,这块石碑较之前的石碑字迹稍清晰,碑文正文尚可辨认,附录部分因年代久远,字偏小模糊无从辩认,碑文中可见“嘉庆二十五年”等字样。两块石碑距今时间近200年,特别是碑文多处出现“湖北荆州水利治军府……堤堘……堤圩……堤工”、“兼理水利事务……”等字样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石碑与堤防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对人文历史有特殊情结的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主要负责人立即派员将古碑运到分局机关,并联系多位文物专家、古文功底深厚的学者前来勘察、辩认碑文,并通过拓印技法,展现古碑“真容”。 

百年石碑“真相大白” 

立于道光三年九月十九日的石碑记载了清朝道光三年,江陵李相华兄弟沿堤牧马,践踏毁坏堤身草皮,且聚众闹事。这事被公安横堤堤圩(水利官员)呈报荆州水利治军府,最终军府下令将李相华等人严肃查办并在荆州及各州县进行通报批评,且告知大堤附近居民,今后禁止在大堤上纵放马匹抑或喂养家畜、铲削草皮等损毁堤身的行为。为了防止事情再次发生,官府立碑将此事昭告大众,勒石为证。 

立于嘉庆二十五年的石碑记载了一宗水陆差务诉讼案。内容主要是叙述了一位兼管水利事务的杨姓官员向上级请示,称戴家场保正王之栋来报,钦差大人乘船经过戴家场,需组织六十名纤夫去拉船,而当地以张文贵为首的四十几户农民(即外乡人)不肯出劳力,这位保正担心贻误差事冒犯了饮差大人,立即上报此事。在调查审理此事的过程中,发现早在乾隆年间就有规定,凡差务需夫,皆在当地烟民中雇备,不得攀扯客民,官府早已示禁在案。但从乾隆十一年至嘉庆二十五年间以来地保籍派差务滋扰客民的事件屡禁不止,为避免日后再有此类纠纷出现,特刻字立碑声明,规定此后水陆差务所需劳力,只应在当地烟民中雇备,而不能混扯客民,如有不遵从者将依法重究。 

历史文化  发扬传承 

古碑不仅诉说了一段不为人知的老故事,而且见证了历代官府对堤防保护的关注和重视,更是历史长河留下的堤防文化印记。对于这两件“宝贝”,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党委高度重视,让石碑“落户”机关庭院,邀请建筑工程师制定设计方案,将古碑与庭院环境融合,设立石碑展示区域,方便群众参观,现已成分局机关内一处亮丽的人文景观。通过向社会民众展示石碑内容,旨在传递堤防管理的人文内涵,唤醒更多人的堤防保护意识,“历史虽已远去,但值得我们永远铭记。”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主要负责人表示,“我们一定要凝心聚力,不忘初心,传承并发展我们的堤防事业。”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