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荆江大堤,险成第二个“花园口”

[打印] | [我要纠错] 来源: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江陵分局 | 2013-09-12 09:17 | 点击率:  |  [ ]

(江陵分局)在战争中用水作为一种武器向敌方进攻, 或者说以水攻敌,在我国历史上称之为“水攻”或“以水代兵”。水攻的主要形式有“筑坝淹城”、“决堤冲敌”、“以水守城”和“绝水困敌”等。由此可见,“决堤冲敌”是水攻主要战术的一种,它的破坏力非常的巨大,顷刻间汪洋千里,浪逐浮尸,决不亚于飞机大炮这些现代武器的轰炸。

在1938年6月,日军侵占开封,逼近郑州,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下令在黄河南岸的花园口,炸开了黄河大堤。黄河水就此一泻千里,黄水所到之处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花园口决堤事件”。

1949年6月,国民党军队撤离荆沙前夕,为挽救其军事上彻底失败的命运,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密调爆破组到荆江大堤万城段待命,企图等待江水上涨时炸毁荆江大堤,以水淹荆沙方式阻止人民解放军继续南进。该组受国民党军统特务机关掌握,共由七人组成,组长姓吴,为训练有素的特务,人甚精悍。到万城后即在大堤上埋设烈性炸药,并带有电台直接与“绥署二处”(军统系统)保持联系。

荆江大堤危在旦夕,黄河花园口决堤事件眼看就要重演,到底又是谁阻止了决堤事件的发生呢?周尚璠,当时是驻防荆沙的国民党军队湖北保安第六师师长,在解放荆州的前夕,在党的政策感召之下,站在人民的一边,弃暗投明,顶住国民党的炸堤命令,让江汉平原的百姓免遭涛天洪水的侵袭。

针对国民党当局伺机炸堤的罪恶计划,荆沙工委迅速派成出地下工作者铁侠、杜文华与周尚璠接触,说服他不要做千古罪人,积极作好起义的准备,并相机保护好荆江大堤,为人民立功!经过多方面的争取和反复仔细的做工作,周尚璠终于作出了明智的选择,决定将功赎罪,先保大堤,后发动起义。

潜伏在荆江大堤万城上的爆破组,表面上属周指挥,实际上却暗地里直接为军统特务系统所控制。6月底,国民党军队开始由沙市、宜昌向西逃窜。宋希濂命令周尚璠炸毁荆江大堤,周尚璠接到炸堤命令后,为了完成保护荆江大堤的任务,乃急调最亲信的16团调到万城守备待命,严密防控,暗中监视爆破组的行动,并多次与其得力部属16团少校团副李国章秘密策划,准备干掉全部爆破组。7月中旬,解放军已将荆沙外围团团围住,时值汛期,江水猛涨,水位几与堤平,国民党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已下达命令,单等解放军攻占荆沙即炸堤放水围困解放军,然后进行反攻。军统特务爆破组正要在万城堤上实施爆破炸堤时,在这千均一发之际,突然李国章来到爆破组,事先挑选心腹精壮,组成特别行动组,埋伏于指定地点,并以7月14日上午7时,以师长来万城视察训话,将对爆破组作机密指示为名,通知爆破组全体人员到团部开会,等他们到后,一声令下,预先埋伏的官兵一拥而出,将其全部缴械捆绑,留家看守电台的二人也同时予以逮捕,并全部处决;随后又派技术熟练的工兵取出埋设在万城堤段上的炸药。至此,国民党军队炸堤的阴谋彻底粉碎。

周尚璠的起义打乱了宋希濂的军事部署,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惨剧,确保了解放军迅速渡江南进,加速全国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的进程。荆州解放后,周尚璠摆脱宋希濂15军的挟持,率保6师和保7师在松滋起义。当年,湖北省主席李先念称赞周尚璠“保护荆江大堤,接洽起义,有功人民”。

古代军事家对利用水害在战争中发挥作用和防范敌人以水攻极为重视,故《孙子》说:“无迎水流”以防敌人水攻,“以水佐攻者”强又要善于用水迎敌。但破堤决河以水攻敌,往往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巨大危害,而剥削阶级的统织者们往往只图军事胜利,全然不顾及人民的死活和生命财产的安全,黄河花园口决堤就是惨痛的一幕。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荆江大堤炸堤的惊天阴谋没有实现,实乃荆楚百姓之幸哉,江汉平原之幸哉。荆江大堤也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几次大规模的增修加固,才成为真正的防洪屏障,多次挡住了滔天的大洪水,保障荆楚大地的百姓过上了“洪患无忧”的生活。(摘自1989年版《荆江大堤志》)

责任编辑:黄燕       审核签发:王晓

关键词:

水利邮箱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