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基层水事

遥远的15公里

(张动恒)15公里,是从潜汉分局泽口管理段到周矶管理段的距离。开车不过20分钟的路程。但对于今年刚参加工作的周矶管理段21岁女职工关业婵而言,这段距离却恍如万里之遥。 

正是这15公里,生生阻断了泽口管理段段长、父亲关洪文同自己相聚。 

关业婵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次和父亲同桌吃饭是在9月27日的晚上。那一夜,她兴奋地在餐桌上宣布自己3天后将同小伙伴远游的消息,同时不忘炫耀自己抢得车票的手速。她还记得自己俏皮地拍了拍总低头查气象讯息的父亲的右肩,“爸,我早查过了,我们的行程沿途都是好天气。” 

第二天去段里上班,在管理段紧急会议上从段长曾令化口中听到“汉江秋汛,暂缓休假”这几个字的关业婵,只觉着心中一沉,整个人都木了。等开完会,她赶紧向15公里外的父亲电话“求救”,让父亲替自己支个招,可万万没料到,父亲竟在听完自己“诉苦”后只回了一句,“防汛是天大的事,请不得假,也请不动假。” 

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国庆长假八日游计划即将泡汤,关业婵深感委屈,但她更晓得父亲的犟脾气一上来,十头牛也拉不住,只得悻悻作罢。 

“爸爸,今天回家我想吃顿好吃的”,她用微信给父亲发消息,断定向来疼爱自己的父亲回家后一定会亲自下厨做出几道美味,顺便好言宽慰自己。 

“水要来了,我得带着大家巡堤查险,就不回家了。” 

“那你多买些好吃的拿到周矶(管理段)来吧”,她继续朝父亲撒娇。 

“等过些天水退了再去,你自己要好好上班。” 

关业婵有些沮丧,但一想到两个管理段之间才相隔15公里,也就不到20分钟的车程,她又坚信父亲一定会满载着零食抽空过来“慰问”自己,毕竟他承诺了“过些天”就会来。 

但国庆节过去了,中秋节也过去了,向来守时的父亲却始终“按兵不动”,即使是自己主动给父亲发信息询问,他回复的内容也越来越简短,到后来甚至尽是些“忙”“行”“好”一类的单字。 

若说他忙得忘记了时间吧,却感觉不像,因为每天在朋友圈里定时更新水雨工情准有他;若说他不忙吧,感觉更不像,因为无论白天或是黑夜,关业婵总能从泽口管理段的哥哥姐姐们所发布的朋友圈里寻到父亲的侧影或背影,有时是在巡堤查险,有时是在察看水尺,有时是在安排防守,有时是在处置险情...... 

沉不住气的关业婵想找父亲问个究竟,问他15公里路到底是有多长、要走多久。但无论昼夜,父亲的电话始终处于通话中,直到有一次总算接通了,但她的“爸爸”俩字还没说出口,手机听筒里就传出一阵压得极低的声音,“关段长刚处理完一处管涌险情,才回来就倒在行军床上睡着了,小关你有啥事吗?” 

原本憋着一肚子气、正打算朝父亲兴师问罪的她,一时间却讷讷低语道,“没事没事,就看你们吃饭了没?” 

事后,关业婵笑劝父亲不要“总揽大权”,可父亲却一本正经地纠正她,“我是段长,我对全段所辖的23.1公里堤防都要负责的,你们年轻人又没经历过大汛,一步步跟着学是好的,但这样重的担子哪能就这么直扔过去!” 

后来,关业婵开始学着每天在朋友圈里定时更新水雨工情,逐步学会读水尺、判险情,但她再不向父亲提起诸如“看望”“慰问”之类的话题。因为,她终于明白,这已与路途的远近无关,哪怕两地只相距150米。 

是夜,她用某手机软件将父亲查险情的图片和自己巡堤的图片聚合在一起,发了个朋友圈,取名为“父女共抗汉江秋汛”。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