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要闻热播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桃源故里竹溪河

桃源故里竹溪河

竹溪,一个翠绿、诗意、美丽的名字。竹溪河,竹溪人生存繁衍的母亲河、生命河,隐于鄂西北山峦褶皱之间,静谧安详。县以河名,河又正如其名:竹溪河本是从笋尖上渗出、竹荫里淌出的,一路掺杂着泠泠淙淙的山水清音。她蜿蜒百余公里,上溯秦巴腹地,下接堵河、汉江,发育成长于秦岭南麓与巴山北坡的交汇地带。人文深厚,身世不凡……

朝秦暮楚地江河融萃乡

在产生《诗经》的年代——3000多年前的西周至春秋年间,竹溪河流域隶属周天子首批册封的诸侯国之一的庸国地界。

《尚书》载:“武王伐纣,庸率群蛮以助之。”庸国作为周之盟国,随周武王参加了伐商战争。那时的庸国毫不平庸,兵出牧野,投入“汤武革命”,也是正义之师。

公元前七世纪末,楚国遭遇大饥荒,庸国错误地以为,攻楚时机已到,乃倾国而出,更纠集土著群蛮,外联麇国(今郧阳)为盟,杀向楚国。

“当时楚国的国君是楚庄王,他即位三年,史载‘不出号令,日夜为乐’。但面对庸国的进攻,楚庄王‘怒而出师’,联合秦国和巴国,连场鏖战之后,反而灭掉了庸国,时在公元前611年。”竹溪县文体局局长喻泉源说,这是春秋时期的一件大事,一方面,竹溪河流域从此失去分封建国的爵位名号,成为“朝秦暮楚”之地;另一方面,楚国再无内忧,得以全力向中原扩张,终于成为五霸之一。

“当然,这件事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的痕迹更加深刻——‘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典故就是从这儿出来的。”喻泉源说。

庸国消失了,但竹溪河还在流淌。

河的灵魂是孕育文明。竹溪河畔的早期人类文化遗址众多,从船形寨到王家套,从县河铺到王家坪,如珠玉般,散布在河之上下两岸。从各处遗址出土的各种石器、陶器、青铜器、货币等文物看,竹溪河流域的早期人类文明,主要属于黄河流域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系列,也有少部分,属江汉平原的屈家岭文化,距今最早在5000多年前。这些考古信息,反映了竹溪早期文明有介于黄河与长江流域之间的过渡性与兼容性特点。

在如此渊深的经济、文化根基上,竹溪河畔孕育出了城市文明。1992年版《竹溪县志》载:“公元前202年(汉高帝五年),析上庸之地,置武陵县……故城在竹溪县东。”又载:“樱桃园文化遗址,距竹溪县城东约3公里……该遗址位于三堰坝(竹溪河冲积盆地)正中心位置……属汉代武陵故城遗址。”

武陵城即竹溪县城前身,至唐代被裁撤。有专家认为,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所写的武陵,即指此地。

水运一时兴堤堰千秋事

竹溪河的水运功能,曾长久地发达过。

历史上,中国经济、文化的精粹部位——关中、中原、巴蜀、荆襄,布于竹溪河流域的前后左右。沟通这些区域的秦楚故道,出关中,往汉中、安康,过竹溪、竹山,到房县、丹江口。而竹溪河谷,就在此线的核心部位。

秦汉时期,沿秦楚故道修建了330公里的驿道,穿过竹溪河谷,连通鄂西北与大西北。同时,商人们的步履,从竹溪河,延伸至老河口、樊城、汉口。山中土特产,与通衢之地的日用百货,跟随他们忙碌勤快的脚步,出山入川。

于是,竹溪河的水道上,出现了诸如郭家洲(今新洲)等一些繁庶的商业码头,一时“舟货毕集,转运称便”。

至1930年代,为抗战需要而修筑的汉白公路竣工,收篷转舵的艄公号子、河上白帆,才渐渐式微,最终在上世纪60年代,完全被公路汽运替代。

竹溪河流域,长期仰赖于竹溪河的灌溉和沟通功能,因此,历代地方政府对竹溪河的治理,都给予高度重视。

明初政府官员选址竹溪县城的眼光是军事的,竹溪河被当作了天然的护城河,且在防御叛军、匪患的动乱中,发挥过重要作用。

但问题接踵而至。清代同治版《竹溪县志》载:竹溪河“每淫雨暴涨,悍湍冲激,堤辄溃……兵民庐舍,被淹没者屡矣!”夏秋之季又常有旱灾发生。于是,就有了历代竹溪为政者“固堤”“修堰”的不懈努力。

明代成化年间的竹溪首任知县曾熙,一口气在县城东郊修了头堰、二堰、三堰;万历年间知县王璋,主持修筑的堰渠就叫王公堰;仙人堰,则是清代康熙年间知县龚克庸的遗泽……

新中国成立之初,给竹溪河留下福祉的代表人物,有崔一民县长。他带领干部群众苦干一个冬春,把清代到民国时期,数度兴修未果、全长4000多米的民生渠修通,并更名为长胜渠,使竹溪河畔1400多亩良田,旱涝保收。

“近年来,我们扎实开展竹溪河河道沿线植树绿化,开展‘清水行动’,实施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建立水质、水量双指标达标制度,切实保护好这条竹溪的母亲河。”竹溪县县长柯尊勇介绍。

白鹭逐湿地晚霞醉龙湖

竹溪河的关键部位,在距县城7公里的竹溪河水库。这座湖北省西北角的水库,总库容2350万方,是竹溪县城区唯一的供水水源。它的演变,缩影着竹溪河的命运。

竹溪河水库于1958年动工兴建,1960年停工,1968年续建,1971年竣工蓄水、投入运行,跨越数个年代,过程艰难曲折。“大坝是1万多人用肩膀挑起来的。水库建起来,花了56万元,20多人因工受伤。”

龙湖湿地公园管理局副局长严方介绍。

然而,水库建成后,受传统生产生活方式、集镇扩容,以及周边经济活动日趋活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库区环境逐渐面临极大挑战,污染面广、点多、来源复杂。

2008年,竹溪河水库水源区治理被列入当年“竹溪十件大事”之一。2009年,水库上游的龙坝镇,安装了8000米污水管道,该镇每村都配上保洁员,限制养牛、养羊、养猪。很多村民吃肉要到其他地方去买,但为了一库清水,没有怨言。

2011年,竹溪县启动国家湿地公园建设工作,因库区地处龙坝镇,地形如卧龙,公园名曰“龙湖”。2013年,龙湖湿地公园通过国家终级评审。

青峰逶迤,萦绕一泓汪洋;碧水浩渺,洗透苍翠云山。9月,记者来到龙湖公园,但见水岸竹篁、花树成林,常逸出几片白鹭,朝烟波深处,翩然而去……

园内建有水肥一体化公厕,排出的水明亮、无异味。据了解,从水肥一体化公厕内排出的水经过处理后可达一级B,最高可达一级A排放水体。“这里没有污水进入水库,水质达到国家二级饮用水标准;这里的鱼都是生态鱼,没有投放饲料,饵料来自天然水中生物。”严方说,龙湖湿地公园总面积221.34公顷,地处南北生物分界交汇处,现已查明有维管束植物139科447属870种、脊椎动物28目82科237种、鸟类15目43科143种,国家重点保护鸟类21种、特有鱼类12种。

最让严方得意的是,去年8月份,一位摄影师来到龙湖公园,拍下一组湿地火烧云的图片,上传到网络后引起轰动。12月份,这位摄影师再度来到龙湖,拍下一组图片,名曰“晚霞醉龙湖”。

日暮人尽出城中溪河边

那天是个阴天,所以没看到龙湖的晚霞。回到县城,已过晚饭时间。夜幕下,穿城而过的竹溪河两岸却是人流如织。“每天傍晚都要来这儿转转,吹吹风,看看河。”70后曾涛是土生土长的竹溪人。他说,五六年前,竹溪河可没这么漂亮,“那时候是条污水河,鱼虾都没有。”

2010年前后,竹溪县启动竹溪河治理工程,扩建县城雨污水管网7.32万米,县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量提高到2.75万吨/日,完成12个规模养殖场和8个其他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治理项目,对全县15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进行围网、界标建设。

远看一河东流,近观一湖漾波。月弓池、跃进桥,是竹溪河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一次人工改道之后,留下的一湾记忆。现在,上下5座桥梁的沟通,把县城最重要的道路、住宅、商区、公园,积聚到一河两岸。两岸构筑了栏杆与步道的防洪堤,挽留竹溪河的顺直东去,使河及河岸成为一道滨水风景。

滨河公园内,花树葱茏,荷叶点缀。贡茶、贡木与贡米景观增添了人文注脚,而其他地方,公园多留下空白,提供给晨昏之际的舞者、歌者、散步者、摄影者。除了锻炼者以及匆匆的过客,也常有人停下来,凭栏张望一番,仰观夕阳、明月,俯听碧水、涛声。

“河道里修了橡胶坝,每到周末和节假日,还会放映水幕电影,小孩子最喜欢。”曾涛说。

生态得到修复的,不仅仅是竹溪河。近三年,竹溪坚决否定了“涉嫌”环境污染的建设项目17个,总金额达15亿元;关停70多家小工厂、非煤矿山和制砂洗砂企业。同时,该县积极建设百里绿廊、百里果廊和百里景廊,走出了一条绿色发展之路。

“一方面是保持水土、保护南水北调水源地,另一方面希望以景观林带为线、荒山绿化为点、产业基地为面,让老百姓枝头摘果子、林间养鸡子、林下数票子,享受绿色福利。”竹溪县县委书记余世明介绍,竹溪已将桃源、丰溪、向坝、泉溪、天宝5个乡镇规划为“世界富锶水源”保护区,力争打造“百亿水产业区”。

水清河净,岸绿鱼欢,人民富足,这是陶渊明的桃花源。如今,正一步步变成现实。

 

河流档案

竹溪县是汉江最大支流堵河的源头、国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区之一。竹溪河属堵河水系,是该县主要河流之一,至竹溪县与竹山县交界处的两河口,汇入堵河。流域面积765平方公里,流程100余公里。

河名释源

竹溪河,源自鄂陕边界的鸡笼山(又名东岱顶)。清代同治版《竹溪县志·舆地》载:“鸡笼山,县西北六十里,象如鸡笼,下即竹溪河源也。其上多产箭竹,溪人器用赖焉。”据1992年版《竹溪县志》载,竹溪河“因沿河两岸多生箭竹而得名”。

河长说

竹溪河是竹溪人的“母亲河”,要通过治理,将竹溪河变成生态环境良好、生物种类丰富、水质达标的生态河,风景秀丽的景观河,保证泄洪、不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安全河,人水和谐、方便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民生河。
——竹溪县委书记、竹溪河河长余世明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