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要闻热播

【中国水利报】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打造荆楚粮仓

编者按:按照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统一安排,水利部副部长田学斌一行于8月28-30日对湖北省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作进行了督导调研。调研组深入宜昌、荆门、襄阳等市,实地察看水价改革现场,与当地干部和用水户协会农民代表进行了座谈,共同研究加快推进改革的措施。调研了解到,湖北省把水价改革与大型灌区节水改造、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和高效节水灌溉等项目实施结合起来,各级财政不断加大投入,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增强,农田灌排工程设施得到改善,计量设施逐步配套,改革成效得到农民群众认可。

本期特选取湖北省几个试点城市,展示各地在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过程中的经验做法以及改革成效,以飨读者。

 

让每一滴水都产生价值——湖北沙洋县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观察

□本报通讯员 杨富春 彭文洁 何长青

水是农业的命脉。农业水价长期拧不紧节水“阀门”,不能反映资源稀缺程度,造成社会资本对水利投资“不感冒”。

去年1月,国务院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意见出台后,湖北省沙洋县会同荆门市漳河三干渠管理处,选择意愿强烈的洪庙、仓库、陈池3个农民用水户协会进行试点,涉及五里铺、曾集两镇8个村1615户,灌溉面积3.09万亩。经过一年实施,改革成效显现。

农田有了水计量设备

“没想到水来得这么快。”回想起漳河三干渠放水情形,沙洋县五里铺镇刘集村8组农民许伦贵仍很兴奋。

按照许伦贵的经验,往年从上报用水,然后水到田边,起码3天,其中水在渠道里要走1天。今年仅半个小时,水就来了。

尽管试点选择的是水利基础设施较好的区域,但在去年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前,刘集村的渠道损坏仍很严重。“因为渠道漏水,到田间的水只有放出来的1/2,甚至1/3。”漳河水库三干渠灌区洪庙农民用水户协会会长胡正军说。

荆门市水务局副局长孙瑞介绍,试点区域把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与农田水利工程设施建设结合,加快灌区骨干工程、末级渠系配套工程、供水计量设施及信息化建设,解决农田灌溉“最后一公里”问题。

在这次放水中,计量设施更新的好处让农民感触颇深。“现在不用守水了。”许伦贵说,以前每到用水时,都要带着铺盖沿渠道守水,为了抢水,以前邻里之间经常发生纠纷。

传统用水量采用支渠口计量方式,把从支渠口到田间这段距离渠道损失的水分摊到田块,由农民分担。用水计量点下移到斗口后,田间安装计量设备,用多少水一目了然,农民不用守水,节约了水量和水费,减少了用水纠纷。

目前,沙洋试点区完成5.6公里渠道硬化,拆除重建水工建筑物39处;完成视频监视采集点34处,更新直灌口及斗口计量109处,实现了工程日常管理视频监控全覆盖、涵闸开启流量调度全自动。

协会有了清晰的权责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后,协会步入良性运转。”胡正军说,洪庙农民用水户协会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曾被称为“亚洲第一协”,可资金不足等因素影响了用水户协会行使职能。“改革依托农民用水户协会。”漳河水库三干渠管理处处长罗继平说,以水文边界(渠系)或行政区划为单元组建农民用水户协会,加强工程管护、用水管理、水权分配、水费计收等工作。推行自建自管自用型、自建自管共用型等模式,将小型水利工程设施使用权、管理权移交给农民用水户协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明确管护责任,落实管护经费。“权责明确后,协会的收入不再是单一的水费,还有管护费、政策补贴等,有了收入协会就能正常运转。”胡正军说。

罗继平介绍,我们提倡农民少用一方水、少施一斤肥、少打一两药。推广耐旱节水作物,大力推广节水技术,提升天然降水利用效率。

目前,洪庙、陈池、仓库等9个农民用水户协会已换届,三干渠灌区已成立的29个农民用水户协会完成法人变更、登记发证等工作。

农民有了自己的水权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明晰水权是关键一步。荆门市以县(市、区)用水总量控制指标为基础,确定乡镇用水总量控制指标,将其细分到用水主体,颁发用水权证,明晰农业水权。建立水权交易平台,对用户结余水量,灌区管理单位可回购或跨区域、跨行业转让。

沙洋县确定2020年前每年水资源用水总量控制在5.39亿立方米以内,其中分配给三干渠灌区首批推进水价改革的3万亩灌溉农田的农业初始水权为:洪庙片区240万立方米,陈池片区190万立方米,仓库片区356万立方米。

农业水价不再一刀切。按照价格管理权限实行分级管理,逐步建立超定额、超计划累进加价制度,促进农业节水。今年1月,三干渠灌区执行新的水价:终端水价分别调整为粮食作物0.093元每立方米,经济作物和养殖业0.133元每立方米。

建立农业用水精准补贴机制。补贴对象为定额内用水的种粮农户、农民用水户协会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等。比如,用水量少于同区域同类型作物节水量奖励基准10%的,每节约1立方米水奖励0.03元;少于10%以上的,每节约1立方米水奖励0.04元。“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改的不仅是价格。”沙洋县委书记揭建平说,试点区将水价机制与水权分配、产权改革、协会发展、奖补机制、工程配套相结合,达到“五有五省”成效,即:有组织、有工程、有资金、有体制、有保障,省时、省工、省事、省钱、省心。

 

节水增效促农增收——湖北襄阳市引丹灌区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侧记

□本报特约记者 朱开际

湖北省襄阳市引丹灌区地处鄂北岗地,设计灌溉面积210万亩,实际灌溉面积达190万亩,其中水稻130万亩、旱作物60万亩。灌区同时担负着襄阳市辖“一市三区”及襄北农场132万人饮水安全任务,以及灌区内小清河等小流域的生态用水,是引、提、蓄相结合、综合功能较完善的国家大型灌区。工程于1969年兴建,1974年通水,运行40多年来,已累计供水350多亿立方米,灌溉农田近5000余万亩次,实现粮食总产量近500多亿公斤,累计社会效益达千亿元。

引丹灌区地处鄂西北“旱包子”地区,由于持续干旱、人口增长及乡镇农业、企业等迅猛发展,水资源供需矛盾日趋突出。为缓解水资源现状,通过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政策引导提高全社会的节水意识,建立健全节约用水的水价形成机制,采取农艺节水措施、工程节水措施,提高水资源利用率等多种途径缓解水资源紧张现状,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以保证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襄阳市引丹灌区通过2015年和2016年度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探索研究解决岗地灌区发展问题办法和综合改革措施,具体做法:实行总量控制与定额管理。通过改革的实施,达到提升现有末级渠道水利用系数的目标;降低多年平均用水总量,以达到节水目标。全面实行终端计量供水。通过改革的实施,完善供水终端计量设施,加强用水计量,不断完善农业水价政策。落实农业水权制度,鼓励水权交易,合理分担供水成本;加强计量设施配套建设,实行终端水价制度;提升灌区内水费收取率;落实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产权和管护主体。最重要的是要建立农业用水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机制,激励农民建立节约用水意识。

襄阳市人民政府高度重视此项改革,专此成立了市农业水价综合改革领导小组,并召集市物价局、市发改委、财政局、农业局和水利局等相关单位,建立部门联席会议工作机制,明确了各单位职责和工作任务,细化了各单位责任,协同推进。2017年4月出台襄阳市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实施方案和年度实施计划。

引丹灌区在省市各级部门的指导下,全力推进试点改革工作,改革区域农业灌溉面积已基本摸底调查,已基本分解区域内的水权,已完成小型水利工程管理体制改革,并制定农业用水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建议政策。通过2年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实施,成效初显。

促进农业节水。通末级渠系节水改造、量水设施合理布置、田间节水灌溉技术和灌溉制度的推广应用,以及农民用水户协会自主管理机制和合理农业水价的实施,灌溉面积增加约0.16万亩,灌溉保证率得以提高,试点区末级渠道水利用系数由原来的0.79提高到0.86;多年平均用水总量由2045万立方米降到1746万立方米,节水299万立方米,节水量占原用水量的14.6%。

促进增产增收。试点的实施缓解区域内5.8万亩农田水资源供需矛盾,保障农作物正常生长,区域内亩年均增加粮食产量约65.3公斤以上。 

社会效益。通过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创造了优越水源条件,农民通过改进农业种植结构,亩均增收约85元,明显提高了经济收入水平和农业生产持续发展的能力,有利于促进水资源可持续利用。

生态效益。通过工程措施实施,一是土质渠道得以整治硬化,渗漏、垮塌现象消除,对沿渠水土保持极为有利,有效涵养水源,减少地表径流和土壤冲刷量,避免了土壤养分流失,加速了土壤的熟化过程。二是改善了农村环境面貌,保护了环境,促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

下一步,引丹灌区将按照中央和湖北省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整体部署和要求,将进一步加强宣传培训力度,营造发展氛围,提高农民用水户协会发展工作的水平,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和市场开拓能力;试点区改革中,对水费计量与征收等方面进行探索改善,进一步规范用水节约用水,汇集先进经验,为下一步引丹灌区的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丰水区”的有益探索与尝试——湖北宜昌市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纪实

□本报通讯员 熊先春 文/图

8月28日,在湖北省宜昌市远安县旧县镇鹿苑村高效节水项目现场,前来调研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和高效节水灌溉工程建设的水利部副部长田学斌,按下启动按钮,顿时,田间的一排排自动喷头便开始均匀地喷洒起水来,滋润着那大片茶园。这是宜昌市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中,结合小农水项目县建设实施的一个高效节水灌溉“建管一体化”工程项目。通过实地调研,田学斌对“丰水区”宜昌市在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中,凸显农民用水户协会作用,减轻政府部门在农田水利管护方面负担,做到农田水利设施“建管并重”的做法给予充分肯定。同时,他希望宜昌市进一步加强探索,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上做出新的尝试。

政府奖补激励引领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涉及面广、政策性强,关系着农民切身利益,推进难度较大。宜昌市各级政府把这项工作摆上了突出位置,坚持因地制宜、两手发力、综合施策原则,结合实际,科学制定实施方案,夯实农业水价改革基础,建立健全农业水价形成机制和农业水价补贴及节水奖励机制。加大政策宣传力度,让基层干部群众特别是广大农户了解水情、知道水价,以此凝聚众人参与支持的热情。大胆探索,稳步推进,真正让广大农民用上“明白水”“放心水”。

为了促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宜昌市所属当阳市财政局、水利局联合下发了《当阳市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精准补贴办法(试行)》和《当阳市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节水奖励办法(试行)》。明确每年从国有公益性水利工程维修养护资金、节水奖励基金、水利切块等资金中,安排补贴专项资金,补贴对象包括种粮农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农民用水户协会,激发提高他们勇于改革的积极性。

宜昌市通过加大对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项目的实施,试点区中已切实解决了先前农业灌溉输水“跑、冒、滴、漏”的问题,提高了灌溉保证率,解决了放水难、用水贵的问题,灌区灌溉秩序良好,让过去时常为争水起纠纷的事件成为历史。农民关于“水是商品”的意识明显增强,节水效果明显提升,项目区渠系水利用系数普遍由0.5左右提高至0.85以上。

协会发挥主导作用

近年来,宜昌市按照“科学定额、精准计量、合理定价、规范管理”的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总要求,以农民用水户协会为主体,以完善末级渠系建设为重点,以灌区良性运行为目的,深入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初步建立了“以奖代补,定额管理,阶梯水价,协会运作”的高效节水农业水价新模式,取得了一定成效。

全国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当阳市,在2016年项目改革中,由市五七长渠农民用水户协会担任法人代表。这个项目主要涉及坝陵办事处坝陵村、河溶镇红明村与红联村,覆盖农田面积2.01万亩,受益人口8599人。该项目硬化末级渠道40.98公里,修建配套管护设施517处,并建设信息化灌溉管理系统。工程建成后,集体拥有项目区内渠道、泵站、渠系建筑物、计量设施等小型水利工程所有权,使用权确权给农民用水户协会,由协会代管。

灌溉用水由协会计量,水量管理电脑“信息化”。如坳口农民用水户协会各用水组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在湾子等地科学设置计量口,落实专门计量责任人,按灌溉轮次确定用水量,实行台账管理。协会印制了《农业用水明白卡》,详细记载灌溉时间及天数、计量地点、灌溉面积、用水户每次用水量等用水信息,由协会经办人和用水户签字认可。协会在工程建后管理中履职尽责,彻底扭转了过去有人建、有人用、无人管的局面,用水户像爱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一样搞好日常管护,使工程“建得成、管得好、长受益”。

水价坚持科学确定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是水利改革发展的重要内容,水价改革关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宜昌市远安县从2014年开始推行终端水价制度,形成合理的水价机制。他们根据用水定额、供水成本、用水户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测算供水价格,由物价部门备案批复,协会按批复的价格在协会内组织会员协商,最后执行协商水价。经过协商,项目区均超过备案批复的水价标准,经协商的粮油作物终端水价达到全成本水平,特色种植和特色养殖终端水价达到微利水平。如洪家村经协商,自流灌溉达到水价每立方米0.079元,提水灌溉达到水价每立方米0.106元。经济作物和特色养殖水价均达到微利水价水平,自流灌溉达到水价每立方米0.12元。

玉阳办事处2014年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项目区,涉及玉阳办事处白龙、坳口、庆丰岗等6个村,受益人口1.53万人。项目实施前,自流灌溉水价为每亩45元,提水灌溉水价为每亩60元。项目实施后,自流灌溉全成本终端水价为每亩43.01元,运行成本水价为每亩21.40元;提水灌溉的全成本终端水价为每亩48.90元,运行成本水价为每亩27.28元。粮食生产能力提高10%以上,增产1.7万吨,农民人均年收入增加750元以上,经济效益突出,切实减轻了农民负担,增加了农民收入。

为合理制定终端水价,项目区农民用水户协会按照保障工程正常运行和确保农民可承受的原则,根据灌溉方式的不同,认真测算出了不同的农业供水成本:自流灌溉全成本终端水价为每立方米0.13元,提水灌溉全成本终端水价为每立方米0.148元,并在项目区实行超定额累进加价制度。据此,协会组织受益农户民主协商,自主定价并予以公示,用水户认可后由协会向市物价局申报,核准备案,实行价格备案制。备案制的实行,减少了物价、水利等部门测算、听证等环节,提高了农民参与项目建设管理和工程运行维护的热情,促进项目更好地发挥效益。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