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要闻热播

【中国水利报】恩施河长制“快马加鞭”

恩施州贡水河水上运动会 郑先瑾 摄

恩施州龙潭河 文林 摄

总河长说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州委副书记、州长 恩施州总河长 刘芳震

全州各级党委政府要始终坚持用新发展理念引领发展行动,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做到守水有责、守水担责、守水尽责,以“河长制”实现“河长治”,全力筑牢推动全州绿色崛起、全面建成小康的生态保障,加快构建“水清、河畅、岸绿、景美”的发展环境。

 

恩施河长制“快马加鞭”

恩施是独特的,这里有独特的土家族苗族风情,有恩施人不断自我砥砺、勇于超越的独特个性。就河长制而言,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这个鄂西南地级行政区并不是湖北河长制的试点单位,但是却比试点地区行动得更早。

早在2002年,为保护母亲河清江,恩施就通过了《清江保护条例》,对河流岸线、排污等实行了严格的管理;2014年10月,州委提出探索建立州、县、乡、村四级河长制;到2015年底,恩施已经在全省率先开展了“河长制”工作,走在了湖北省的前列。

在河长制在全国全面推行的今天,“老先进”也有“新问题”“新挑战”。恩施州在5年来爱水、护水的基础上,快马加鞭,勠力奋进,开始了新的征程。

“软”的做硬:

河长上岗,水质变样

打铁必须自身硬。河长制能够见到实效,河长及河长制的工作体系是否到位,是关键的第一步。

2017年3月,恩施州出台了《恩施州全面推行河长制实施方案》,明确了河长制总体目标和主要任务,要求全州长度5公里以上的每条河流都有河长。随后成立了州委书记任第一总河长,州长任总河长,州委、州政府分管领导任副总河长的领导机构,牵头长江及跨县市行政区划流域面积在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干流管护工作。

截至2017年6月,恩施州境内长度5公里以上的河流都实现了河长制管理,形成了四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实现了河长工作常态化。“‘一把手’直接当河长,四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这样就把党政领导对水生态环境保护总负责的‘软号召’就变成了‘硬约束’。”恩施市水利局局长胡祖华说。“一把手”河长到位,体系建立,提升了政府履行环境监管职责的能力,一些过去不好解决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恩施州水利水产局副局长周兴发在清江边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今年5月,州防指领导带领相关人员在恩施市城区防汛检查中发现,某单位建设的码头项目出现阻洪建筑物,责令其限期拆除,但交涉多次未果。最后市级河长亲自查看现场,当场拍板拆除。老百姓知道后,都说这个河长可真“硬”。

“河长上岗,水质变样。”为实现“河不见网、岸不露线”的目标,恩施州开展了清理网箱养殖和非法捕捞专项整治行动。利川市在清江河源头、污水一号泵站等地安装了30多个摄像头,实现了对清江源等重要节点的实时监控。

“虚”的做实:

细化责任,狠抓落实

从某种意义上讲,“河长”不是行政序列中的官职,不少人把它视作“虚衔”。“一把手”抓发展任务繁重,精力有限,“河长制”能否收到实效?这恐怕是埋在很多人心头的一个疑问。为此,恩施州围绕压实治河护水的责任和措施,找准关键点,化虚为实,把一个个问号变为了惊叹号。

在恩施州河长制办公室,记者看到了140页的《河长制工作手册》,在这本《手册》中,不仅有各级相关文件、统一标准的河长制公示牌模板,还有恩施州及下属各县市河长制工作的详细表格。在恩施市河长办,记者看到了更为详细的《河长通讯录》、“河长制明白卡”以及所有河长、管理员人手一册的“巡查日记”。在恩施市清江岸边的河长制公示牌上,还可以通过扫描上面的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反映情况,参与监督。一项项制度,河长制工作实现了任务分解、责任到人。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资金保障方面,恩施全州8个县市已落实河长制县级补助资金2445.73万元。其中,咸丰县安排548万元作为河长制专项经费并纳入财政预算。恩施市则坚持“以钱养事”,按照每公里8000元标准安排保洁费,市财政预算河道管护资金400万元,用于对“河长制”管理工作的推进及奖惩。

“虚”的做实,关键是监督考核。为此,他们建立了“一月一督查、一月一通报”制度,以及“州考县、县考乡、乡考村”的分级考核制度。州委、州政府已将河道管理与保护列入县市和州直部门年度目标责任考核体系。恩施州人民检察院印发了《关于加强法律监督保障“河长制”实施方案》,引导全自治州检察机关深入开展专项法律监督工作。

为把河长制落到实处,恩施州不怕“丢丑”,州委州政府明确提出在全自治州范围内评选“年度最差河流”。建始县比照出台了最严格的河长制奖罚考核办法,按照纳入管理河流总条数年终排名。

“粗”的做细:

一河一策,夯实基础

河长制工作细不细,“一河一策”是一面镜子。这是一项复杂而细致的工作,也是繁重的基础工作。

今年年初以来,担任州级河流河长的领导纷纷深入具体责任河流调研办公,为责任河流把脉问诊,研究“一河一策”治理方案。州委书记等州领导分别深入具体负责的河流调研,与县、乡、村级河长讨论提升河道环境的方法。在调研中,州领导要求各级河长对全自治州境内所有河流开展问题排查,理清干支流关系,建立干流、一级支流、二级支流目录,查明问题,摸清底数,针对河流存在的各种问题,列出问题清单,在充分掌握河流情况基础上全面分析,制定“一河一策”工作方案。

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 7月15日,各县市根据已公示河流名录,列出了问题清单和整改方案,“一河一策”工作方案正在紧张编制之中。

“弱”的做强:

联动治河,标本兼治

水的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其根源在于多头治水、职责不清。河长制的实行,使彻底解决这一陈年痼疾成为可能。

时任州委书记李建明强调:“河流管护涉及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涉及不同行业、不同领域、不同部门。各县市要从全流域出发,既要一河一策,一段一长,分段负责,又要通盘考虑,主动衔接,整体联动。”他要求,各级河长制领导机构要充分整合水利、环保、国土、住建等部门职能,组建水环境联合执法队伍,形成“信息共享、会议联席、工作共抓”的治河机制。

胡祖华认为:“河长制最大程度整合了各级党委政府的执行力,弥补了过去多头治水的不足。”纵向从州委书记、州长开始,“系在一根绳上”的还有市、乡、村的党政领导;横向从州委、州政府开始,各部门各有分工,各具使命,使治水网络密而不漏,任何一个环节上都有部门、有专人负责。

如此一来,“上下游共同治理”“标本兼治”成为恩施州河长制的鲜明特征,有效解决了多头治水、职责不清的老问题,带来了群龙共治、齐抓共管的新格局。

 

群龙共治 

“龙马变身”

传说奔马飞天则化为龙,在恩施市龙凤镇龙马村,河长制的推行带动了“群龙共治清水河”,一湾清水推动曾经的贫困村向风情小镇 “华丽变身”。

2008年4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在恩施调研,曾经专程来看这个“最穷的村子”。5年后,李克强再次来到龙马村时表示:“5年了,我来觉得有变化,但是变化得还是较慢。”但就在不久前的7月15日,龙马村开始了向“风情小镇”的转型。一场名为“风情龙马·慢漫生活”的龙马风情小镇开街活动,在龙马村清水河畔拉开帷幕。

7月17日,记者来到龙马村的时候,开街仪式的热闹还没有散尽,河道保洁员正在披红挂彩的小船上打捞清漂。贺国军是这里的镇级河长、龙凤镇的副镇长,他指着脚下通往商业街的路告诉记者,这里原来是河边的一片水田洼地,这几年修了拦河坝,改造了护坡和道路,河道变宽了,有了一湾清水,就有了风景,龙马风情小镇才有了可能。

河长护河——责任大

贺国军说的这条河,就是龙马村外的清水河,在龙凤镇有四个区段,大约10公里。这条小河,在河长制推行后,在乡镇各部门的齐抓共治之下,正在成为一张恩施旅游的新名片。

为了让龙马村尽快改变面貌,贺国军说,作为镇级河长,他们能做的,就是守护好这里的绿水青山。2014年探索实施河长制开始,他们逐步取缔上游养殖、捕鱼、采砂,引入湖北省联投集团对小镇进行投资开发,现在清水河及两岸的保洁都由联投集团负责,乡、村两级河长进行巡查和督促。

在河边,记者见到正在巡河的水管站龚伟站长,河长制推行以后,他也是这条河的管理员。在他的“河长巡查记录表”中,记者看到除了普通的河道清洁等日常内容外,还有非法采砂的巡查记录,还有“堤坝无裂缝”的记录。龚伟告诉记者,作为水利部门的河道管理员,防汛也同时管。

贺国军告诉记者,要通过旅游,实现总理的希望。改变过去贫困的面貌,离不开家乡的山山水水。保护好绿水青山,才能带来金山银山。借助这个水域打造全域旅游项目,下一步要在这里建设规划中的拓展基地、水上乐园。“我们乡镇、村级河长压力很大,这里战线长,河面宽,管理难度很大,所以我们采取了村级河长和派出所所长共同巡河的‘强化机制’。”

民警巡河——出警快

这个“强化机制”,就是村级河长和龙马派出所长期固定的联合巡逻。派出所所长李仁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李所长告诉记者,派出所参与巡河,原来是应急措施,河长制以后,实现了常态化。据介绍,近3年共处置非法采砂3起,全部取缔。接到举报或者巡查时发现非法捕鱼近20起。

派出所民警甚至所长参与巡河,这还是一件新鲜事。“前年,有些农用车司机晚上偷偷采砂,我们赶到以后,他们说我的车辆是合法的,砂子也不是你们管的范围,凭什么管我们?我说,不是我们管辖范围的,会移交给水利部门。你们非法采砂对河道有损毁,对防洪有损害,我们为什么不能制止?”

李所长告诉记者,河长制实行以后,整个河道沿线都有了信息员,接警后他们通常会第一批赶到现场,有些违法行为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已经被制止了。

联合执法——常态化

参与巡河、治河的,并不是只有河长、派出所、水利部门,龙凤镇人大也没有缺席。伍贤明是龙凤镇人大专职副主席,用他的话说:“河长制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 

在他看来,河长制要落实,就必须做到管理落实。“我们镇人大,定期组织代表对河长制相关部门的工作进行测评、评议,监督落实。小镇虽小,但是单一部门执法难度较大。各部门共同参与、联合执法才能让河长制真正落实到位。从参与部门来讲,人大、司法、公安、水利、电力等部门都参与了河长制的工作,有时候还涉及林业、国土。”

伍贤明认为,龙凤镇和龙马村的河长制是落实得比较好的, “通过河长制的推行,联合执法已经常态化,采砂的没有了,捕鱼的少了。往往非法捕鱼的刚来,群众就举报了,还没开始,我们就赶到制止了。”

在恩施市河长办工作的杨邦文科长对此也深有感触。2000年到2016年的时候,他在恩施市水政执法大队当副大队长,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们接到举报,从城里赶到现场时,采砂的、电鱼的都走了。恩施有大小河流159条,我们只有10多个人,点多面广,疲于奔命。现在,乡级河长和村级河长就把这些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河长制几乎解决了我们当初所有的难题。”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龙马虽小,却是河长制带来巨大变化的一个具体而微的小小缩影。

策划:张焱 焦泰文

执行:唐 瑾 熊 渤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