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护得一泓清水向东流——保康县、南漳县开展沮河碧水保卫战纪实

(谭天福  闵保华)沮河发源于襄阳市保康县歇马镇油山村响岭沟,流经该县歇马镇、马良镇、两峪乡、店垭镇和南漳县巡检镇,从南漳县巡检镇百福村进宜昌市远安县境内汇入沮漳河。 

2017年12月,沮漳河碧水保卫战打响。如今,情况如何?近日,笔者从歇马镇出发,沿沮河顺流而下,采访了解相关情况。

村民不再向沮河倾倒垃圾

1月17日上午,站在位于沮河上游的结义桥上,笔者看到沮河水清澈见底。歇马镇纪委书记周心怀告诉笔者,过去,沮河沿线村民向沮河倾倒垃圾,使得沮河臭气熏天。沮河碧水保卫战打响后,市、县、镇、村四级河长上岗,广泛开展教育活动,要求村民改掉向沮河随意倾倒垃圾的坏习惯。

歇马镇油山村巡查员任剑芳告诉笔者,他每天都要沿沮河巡查,一旦发现有人向沮河倾倒垃圾,便会及时提醒,同时将垃圾打捞上来。

1月4日,马良镇重阳村村民王玉琴发现有人往沮河里丢垃圾,马上给该村党支部书记李兴会打电话。李兴会当场对这个丢垃圾的村民进行了口头批评,并奖励王玉琴100元钱。与此同时,这个丢垃圾的村民被罚了200元钱,并写了一份检讨书。“这个方法很有效,很多村民看到村委会公示墙上的这份检讨书后,就不再向沮河扔垃圾了。”李兴会说。

当天,在马良镇陈家湾村,100多名村民手拿粪枪、蛇皮袋等,清理沮河沿线的垃圾。“村民们已经改掉了向沮河扔垃圾的坏习惯。”陈家湾村党支部书记张元龙说。

村规民约管住毒鱼、电鱼行为

马良镇党委副书记朱万刚说,此前,毒鱼、电鱼等行为严重破坏了沮河的生态环境。

李兴会告诉笔者,沮河碧水保卫战打响后,重阳村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将“严禁在沮河毒鱼、电鱼”写进了村规民约。“村民如果在沮河毒鱼、电鱼,将被罚款5000元,并被送至派出所处理。村规民约制定后,重阳村再也没有出现毒鱼、电鱼的现象。”李兴会说。

在陈家湾村,笔者看到,该村村委会公示墙上张贴着该村去年下半年制定的村规民约,其中有这样一段话:“每位村民都有保护饮用水水源和河流等水环境的责任和义务,禁止在溪流里用农药或其他药品毒鱼,禁止在溪流里电鱼、用炸药炸鱼,禁止在溪流里清洗毒性较大的农药瓶,废弃的农药瓶要集中处理,不得随意丢弃。”

笔者发现,陈家湾村每户村民家都有2个垃圾桶,一个装可回收的垃圾,一个装不可回收的垃圾。“村里会派人开着垃圾车挨家挨户清收垃圾。”张元龙说。

采砂场、养猪场老板转行了

沮河流域保康段有采砂场28家,其中马良镇有16家、歇马镇有12家。

重阳村五组村民杨克顺曾是采砂场的老板。沮河碧水保卫战打响后,李兴会找到杨克顺,向他宣传了保护沮河的意义,要求他限期拆除采砂场。

随后,杨克顺主动将采砂场的设备处理掉,并将采砂产生的大小坑填平。没有了采砂场,杨克顺便将资金投向绿色产业,在荒坡上植树。

杨克顺转行的故事在马良镇广为传播,一些采砂场老板也主动拆除了采砂场。

沮河流域巡检镇段有3家大型养猪场。在巡检镇峡口村,有一个大型养猪场建在沮河边,曾向沮河排放粪污。这个养猪场的老板是该村村民邱隆福。沮河碧水保卫战打响后,峡口村相关负责人主动找到邱隆福,向他说明了来意,坚决要求他带头拆除养猪场。当天,笔者看到,这个养猪场已经被铲平。

据介绍,邱隆福将投资一个由灌木林改造的柑橘生产基地,发展柑橘产业。

巡检镇副镇长刘峰华告诉笔者,沮河流域巡检镇段另外2家养猪场也已经被拆除。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