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联合之路——鄂北调水“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的故事

(李广彦)经济快速发展,科技日新月异,管理日趋完善,水利工程建设设计施工总承包的“联合体”应时而生。这一机制形同夫妻,或相亲相爱,或同床异梦,甚至分道扬镳。是什么让“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如鱼得水,同进共赢?请看他们的故事。 

牵手 

鄂北既是粮食主产区,也是“旱包子”。湖北省委省政府审时度势,投资180亿,实施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又称鄂北调水),规划从丹江口水库引水到革命老区大悟县,解决鄂北干旱缺水问题。工程被列为全国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号称湖北“一号工程”。    

蓝图好画实施难。工程全长近270公里,地质条件复杂、施工难度大、技术标准高、工期要求紧,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管理局(简称“鄂北局”)组建后,十几个管理人员分散在丹(丹江口)襄(襄阳)、枣(枣阳)随(随州)三个建管部,平均每段长达八九十公里,战线长,人手少,而具有大型水利项目建设管理经验的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更少,如按部就班沿袭传统建设管理方式,靠几个管理人员在设计与施工单位之间来回斡旋协调,难免顾此失彼,迫切需要一种新机制,弥补建管短板。 

“设计施工总承包管理模式能减少业主协调工作量,弥补管理人员不足短板……” 工程决策者们大胆引进设计施工总承包模式。工程发包鼓励设计与施工总承包(DB),走设计与施工单位强强联合之路,由“联合体”按照总承包合同承担其设计和施工任务。所有总承包项目均以设计单位为龙头,对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工期、造价负全责。 

鄂北调水全线自流引水,工程类型包括明渠、隧洞、暗涵、渡槽、管桥、倒虹吸及水库扩建、配套涵闸等。华东院是水利水电工程领域的设计龙头企业,设计的水利水电项目众多,包括全国最早、装机最大、由周总理题词的新安江大坝,以及目前开工建设的仅次于三峡的白鹤滩水电站,可以说全国各大流域水电开发都有华东院的重要贡献。除高铁工程外,十八局还承担过很多水利水电工程建设,钻山打洞本事超强。如今两家企业联手,夺得鄂北调水15标段唐县镇至尚市镇隧洞施工任务,“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的旗帜飘扬鄂北大地。 

出征   

2015年10月9日傍晚,一架波音737从成都双流机场呼啸冲天,华东院教授级工程师曾志全从出差地直飞武汉天河机场,到洪山宾馆已是夜晚11点。 

10月10日上午,陶俊早餐后赶到洪山宾馆,他是中铁十八局鄂北项目首席代表。 

曾志全,平头,锐目,身材端正,45岁,年富力强;陶俊,圆脸,浓眉,热情大方,32岁,而立年华。可谓双雄联合,文武兼备。两人一见如故,没有客套寒喧,简单介绍后即往湖北省水利厅。 

江城武汉,三镇鼎立,武昌辛亥革命首义地,而今是湖北省政府机关聚集地。水利厅办公楼巍峨矗立中南路,足登33步台阶入正门,电梯升到14层,鄂北局总工程师陈长江热情握手:“欢迎,欢迎。” 

“我参加了长江国堤整治和全省农村人口饮水项目建设,现在又与你们一起干鄂北调水工程,人生完成三件大事,这辈子无悔了……”陈长江流露期盼而信任的目光。 

金秋十月,收获季节,鄂北大地似乎因为缺水而格外干燥。踏勘至中午,饥肠辘辘,曾志全弯腰拔出拳头大小的红薯,生硬咬不动。“一方水土一方粮,可见这片土地太需要水来滋润。”一旁的陶俊滋味别样。 

来时穿短袖,鄂北已显秋凉,啃着冰凉的红薯,鸡皮疙瘩上身,曾志全这才想起该回家拿衣物了,但前期踏勘一时离不开,一周后他才回杭州。 

唐县镇春秋时为唐候国,随、唐时为唐城县,宋时废唐城县为唐县镇沿续至今,汉丹铁路、316国道穿境而过。 

“最好的宾馆每晚宿费200多元。”项目部后勤人员满街寻找合适住处。 

“各项开销一开始就要扎紧,就在每晚100多元的唐县镇宾馆临时安营扎寨。”曾志全与陶俊都是过日子的人,能省一点是一点。 

先遣队20多人,此前互不相识,而今成了进出一个门的兄弟。经理曾志全,常务副经理陶俊,搭配几个副经理,项目部班子组建,新的战场摆开。 

“村干部比镇长架子大,鸡毛蒜皮的事几天跑不下来……”脾气挺好的曹传辉踢飞脚下土疙瘩,快耐不住性子了。 

“原本是荒凉地,现在成了宝地,沾不沾边的人都想从中揩点油。”人称“田大炮”的田振保看不贯的事就说,嗓门吊得老高。             

“鄂北局就那么几个人,那么长的战线,哪有精力都跑到?协调用地等工作不能等现成饭……”曾志全眉峰皱成“川”字,叮嘱手下进村入户想办法。 

“架子再大也要去找他,不然拖一天就多一天损失,就是夹生饭也要吃下去!”陶俊手拍桌面,安排工作斩钉截铁。 

“县里有支持工程建设的指挥部,有难题他们会尽力帮助解决,施工中有胡搅蛮缠来捣乱的就报警”镇党委成员到住地看望这些远道而来的建设者。 

 鄂北局局长李庆国、总工陈长江带着随县水利局的人来现场办公,协调矛盾,解了隧洞进口征地难题。 

10月22日,彩旗飘杨,机声轰鸣,水利部部长陈雷、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省长王国生等莅临开工典礼,“三年通水、五年建成”的口号回响山谷。华东院纪委书记陈晨宇、十八局副局长李铁翔也前来动员,叮嘱项目部:强手如林,劲旅云集,我们是联合舰队,是铁军队伍,只许向前,不能落后! 

他们承担的15标唐县镇至尚市镇隧洞工程全长16.5公里,这是全线最长的一条隧洞。10月24日上午8点,一阵鞭炮声,拉开施工序幕。测量人员摊开图纸,找坐标,放样线,埋基桩,一个月后破土动工。 

磨合 

“我在天津老家休假,接到通知后先坐飞机到武汉,然后从武汉坐火车到随州,项目部有人接站,刚来时彼此都不认识,但很快就像一家人了。”于丹是第一批来工地的人,她对联合体没有丝毫陌生。 

“我从西昌坐车到成都,然后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到随州,大家都是为工程而来,虽然不认识,但彼此有一种心里默契”团支部书记周杨说。 

项目部临时安营宾馆,在大厅开会常有客人出入。住板房需额外征地,不知等多久。在镇上找到一处毛坯房,一番装修,地板砖还没风干就入住办公。 

除主洞进出口外,隧洞沿途开挖6个支洞,每个洞口都涉及征地赔偿等问题,谈成一个,动工一个,直到2016年4月份最后6#支洞谈妥才全线动工。 

2月29日,1号支洞最早进洞,但开局不顺,倒春寒袭来水管被冰冻爆。工程技术部部长吉玉亮说:“没有想到湖北天气这么冷。” 

更难的是项目部不是成建制队伍,人员是从各工地抽来的,统一制度是“联合体”机制和谐运行的关键。   

最初部分人对项目部早晨例会制度不习惯。以身作则就是最有效的号令,曾志全每天主持晨会,紧急情况三更半夜到现场。“项目部是高度融合的战斗部,所有人到项目部后就没有华东院和十八局之分,都是项目部员工,每个人的岗位都要对项目部负责!”他的话像拧钢丝绳的钎子,一下把大家的劲儿拧到一起。 

“两口子过日子,都打小算盘,都存私房钱,那日子怎么过?互相信任,才能共赢!”陶俊待人公道大度,办事雷厉风行,说这话时眼睛瞪得老大。 

兄弟也有龃龉时,何况两家单位。有矛盾不怕,只要妥善处理。联合前,各有各的施工队伍和合作伙伴,联合后,在充分尊重对方同时,不丧失“准入原则”,施工队、供货商必须有实力、讲信誉。3#支洞进口是淤泥地,某施工队技不如人被坚决退场,项目部果断从千岛湖调来一支施工队,硬是在沼泽般的淤泥里铺条施工道路,很快进入洞内施工。设备招标采购,宁愿流标,也不要不合格的产品。出现任何矛盾,项目部都能统一观点,达成一致意见。 

思想政治工作决定联合体的战斗力。在鄂北局指导下,项目部组建党支部,支部书记张连富围绕项目部中心工作,党建工作与生产施工同步安排、同步进行,从基层党组织工作制度,到重大问题集体决策;从党员教育管理,到领导干部述职述廉,都有一套完善的制度和纪律保证,随处可见党建工作宣传栏、责任牌,只要党建工作需要,只要党群团工作需要,项目部都从人、财、物方面大力支持。曾志全感慨道:“没有党建,人工作是被动的,心可能就散;有了党建,员工乐意主动奉献,战斗力就强。有没有党建大不一样。”  

走进项目部,一张张热情笑脸扑面而来。“党员先锋岗”“红旗责任区”“大干100天”“四创一保”劳动竞赛此起彼伏,看哪个工区红旗多,看哪个施工队奖金多,比学赶超,蔚然成风。项目部是员工的家,不分你我他。项目部办公室主任孔凡虎介绍:司机郭威的父亲和儿子同时生病住院,项目部资助2000元。1#支洞施工调度员赵贤定家庭困难,项目部送去3000元慰问金。不少年轻夫妻被调到鄂北工地团聚,项目部为来探亲的家属提供食宿方便。工地每个板房都装有空调,宽带能上网,夏日发防暑降温物质,冬天发保暖劳保用品,员工吃得香、睡得好。党支部书记张连富手指“先进集体”,“四好领导班子”“文明工地”“青年文明号”等奖牌自豪道:“如果不是统一的管理制度和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员工精神状态就没有这么好;如果没有团结协作精神,队伍就没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路径 

2016年12月26中国水利报消息:随着“砰”的一声炮响,“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承建的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15标段在全线率先实现主洞区间贯通。 

2017年7月14日中国水利网消息:刚刚获得湖北省“工人先锋号”的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抢抓施工黄金期,再吹冲锋号,开展“四保一创”劳动竞赛,打响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攻坚战。 

……

参加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的队伍都是我国工程建设领域的强龙猛虎,可以说劲旅云集,群英会萃,为何“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一马当先,独树一帜?其路径何在? 

强强联合,科学施工。工程设计分可研报告——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三部分,承包单位根据业主提供的初步可研报告投标,因业主提供的设计只是初步的,工程实施就存在一定“未知数”。“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设计与施工双一流,工程建设中图纸设计和施工环节密切衔接。从工程示意图可见,原设计支洞开挖采取竖井方式,但隧洞进口开工就遇六七米厚的河砂层,v类围岩多,自稳能力差,加之隧洞埋深浅,安全风险大,项目部及时与有关各方交换意见,改原竖井施工为斜井施工方案,在全线实现支洞与主洞交汇、主洞区间贯通“两个率先”,如果不是联合机制作用,就没有这个施工效率,甚至难保安全施工。陶俊坦言道:“作为施工单位,如果不是与优势设计单位联合总承包,期间修改图纸、重定施工方案,前后至少耽误一两个多月。” 

优势互补,破解难题。施工采取“项目部――PMC管理部――施工作业层”模式,下设三个工区,分区分段管理,分工明确、责任到人。田振保来自华东院,挂帅一工区负责人,主抓进口和1#、2#支洞施工。面对复杂地层,他手把手指导施工人员超前管棚灌浆固沙作业,为保万无一失,索性把行李搬到工地,跟班指导,直到每个班组操作都得心应手。零塌方、零事故、零返工,技术方面大家都折服他。  

钱政权负责主洞出口和5#、6#支洞施工,发现塌方苗头后,他让别人撤到安全地带,自己上前察看险情。彭文科负责3#、4#支洞施工,穿越古鱼塘地层时,日夜守在洞内技术攻关,提前实现主洞区间贯通。来自十八局的“铁道兵”不怕牺牲、冲锋陷阵精神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学习借鉴,取长补短。联合体是个大课堂,彼此能互相学习。开工前,十八局与某厂家签订几十万吨的水泥供货合同,不久水泥涨价,厂家提出加价。如果往常,也许默认了,但华东院严格遵守合同条款,不能因为市场变动就随意变更加价,项目部坚持法律原则。某施工单位因复杂地层导致成本上升,项目部现场拍照片,提供地质报告,按照合同契约形成书面文件,与有关各方商谈,直到满意解决。陶俊说:“项目部严格依法办事,在征地赔偿等事宜中,严格按照国家标准和合同条款,该赔的一个不少,不该陪的一个也不多给。 

 换位思考,服从管理。“工程战线长,业主引入联合体机制,就是为了省去很多中间环节,我们要多为业主考虑。” 

“政府服务工程指挥部就那么几个人,很难包打天下,有些问题我们必须自己解决。”“民生工程为人民,尽量为地方提供就业机会,开展扶贫慰问活动。”项目部始终端正态度,服从业主管理,不仅业务上常沟通,党建方面也积极配合,业主通知的会都按时参加,监理提出问题都及时解决,设计单位提供的资料都认真对待。 

唇齿相依,肝胆相照。“联合体”如同体育双打比赛,选手要配合默契,彼此信任。以联合体方式进军鄂北调水工程的企业有多家,为什么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更为紧密更有战斗力,原因固有多方面,但一条至关重要,那就是领头人的胸怀与大度。 

曾志全,西安理工大学毕业就在华东院工作,参加过三峡大坝、浙江天荒坪电站、安徽琅琊山电站、福建棉花滩电站、云南小湾电站等大型水电工程建设,他说:联合体机制健康发展,顺利运行,首先是上级领导开明,大胆放权,信任一线指战员。在他看来,联合体就是命运共同体,在借力同时也要准备付出,既不能斤斤计较搞绝对平均,也不能一家独大搞“一言堂”,牵头单位要有谦虚心态和吃亏的大度。联合后,包括工资关系、采购定价等方面,两家首先制度上统一,不各起各的灶,各吃各的饭。按照十八局的工资标准,华东院职工的个人收入相应减少,但为了大局,统一岗位工资标准,不足部分华东院来贴补。 

陶俊,就读湖北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就到十八局工作,参加过黄山高速、上海高速等工程建设,曾任公司工程技术部长。此番出征鄂北,他认清在“联合体”中的角色,正确处理好正与副的关系。他说:“信任是合作的基础。项目部严格按岗位分工,互相兼容,顾全大局,项目部是一家人,绝不能有杂音异调。” 

家和万事兴,人和一颗心。曾志全与陶俊此前并不相识,非亲非故,第一次搭班子,但俩人都互相欣赏,彼此尊重,随时交流沟通,把握方向,他们知道,一旦彼此有了间隙,再建信任就难了。精诚团结,紧密联合,风险共担、利益共享,联合体的合力才最大! 

“联合体”模式是我国大型水利工程建设的新创举,也是当前我国工程建设领域的新热点。当前很多业主、设计、施工单位尝试联合体这一新机制,但如果在制度、经济等方面统一不够,各算各的账,遇事先考虑各自利益,结果只能是有限的松散联合,“联合舰队”战斗力不能全部发挥。          

“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的联合之路越走越宽,得到水利部等有关领导和专家肯定,吸引众多同仁前来考察。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庆国说:在全国重点水利工程中,我们的工程建设进度处于领先位置,工程质量优良率达95%,排名第二;至今没有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获优秀等次,入选“2015年全国有影响力十大水利工程”,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各项工作始终走在前列,引领“鄂北速度”,成为全线标杆。 

曾志全说:“军队团长与政委配合,企业书记与厂长配合,联合体两家配合,消除隔阂,加强融和,配合默契,高度团结,是我们这个团队战无不胜的法宝。”  

陶俊说:“联合的优势还有很多,我们一点都不能骄傲,工作还要再细致,制度还要更精细,潜力还要再挖潜,要把鄂北调水工程建成一流示范工程,争创“水利部文明工地”,争夺“大禹奖”“鲁班奖” ……

联合体不只是队伍的协作、制度的统一,更是理念的融合、精神的凝聚。今年“华东院和中铁十八局联合体”荣获“湖北省工人先锋号”荣誉,鄂北局召开劳动竞赛动员大会为之庆功。上台领奖,曾志全、陶俊互相谦让……当金色的奖牌高高举起,人们看到联合体的魅力同时,也感受到它的内涵与品质!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