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用汗水尽情演绎林间“交响曲”

——记汉江下游堤防除险加固工程天门段林木核方侧记

(杨中会 孙雪)“这棵1号白杨树胸径是50厘米,记了没有啊;2号树有42厘米……”

“噢,记了记了,您放心,保证记好每个数据。”

……

在多祥138+200-142+350堤外林间时不时传出铿锵有力的报数和对话声。

炎炎夏日三伏天,室外的“火热”让人望而却步,然而在汉江大堤两侧林间,有这么几个身影让人肃然起敬:纵然汗流如雨,也要一丝不苟;即便酷暑难耐,也绝不退缩半步。他们便是这次负责林木核方的小方队“四人组”。

因汉江下游除险加固一期工程建设涉及占地需要,经前期现场踏勘和摸底,将对张港至多祥部分堤段林木进行砍伐。为做好林木砍伐前期准备工作,省汉江局天门分局从建管部工程组及时抽调有经验、能吃苦的4名同志负责整个林木核方工作。七月尾,八月初时间,又恰逢三伏天,由于此次核方时间紧,任务重,为抢进度,每天早上4点多大家便起床洗漱,5点准时在分局集合,带上钢卷尺、镰刀、登记本及一些防暑降温药品、防蚊虫叮咬常用药物便匆匆出发了。于是一段段旋律优美的“交响曲”便在林间上演。

上午8、9点的太阳就已经很毒辣,没有一丝风,堤上的花草树木也都“无精打采”地立着,而林间几位战高温的“斗士”工作热情却让人动容。

“周主任,这棵树‘腰围’比较粗壮呀,这钢卷尺全放开也围不住啊,麻烦你过来帮下我哟。”喊话的这人是工程技术科专门负责林木工作的副科长何卫军,中等身材,带着一幅眼镜,幽默而不失严谨,50岁上下,通常人们亲切的称之为“老何”。

“来了,来了,嗯,这棵树长的好,要是其它树都像这样就好了。”答话的周祥忠比老何年长几岁,他边用肩上的毛巾擦拭额头,边抬头打量这棵树。

这两位都是从事堤防工作有二、三十来年头的老职工了,算得上是资深堤防人,林木核方对他们来说可谓是小菜一蝶,家常便饭,但他们并没有掉以轻心,仍然时时处处以一名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并发挥着“一带一”传帮带作用。

“你以我这大姆指为点将尺拉开沿着树绕,我在用我的尺把没围上的部分补上。”说话之余,只见成串的汗水从老何的面颊不停滴落。

“你猜这棵树胸径多少?”

“哇,尽然有80厘米。”大家纷纷投来诧异的眼光。

“这回量大,有17000余株要核啊,都过细点哟,确保国有资产核实完整、不流失,同时这与民生工程息息相关,也关系到我们的工资福利哟。”老何细细叮嘱着。

随后,大家又按事先的分工忙碌开来,老何和肖潇一组,老何负责核方,肖潇负责记载数据。只见老何娴熟地把尺子拉直以胸前高度为基准围着树绕了一圈,便利落的就读出了数值;肖潇一个80后的小伙子,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他,从事堤防工作已达6年,平日里基本少言寡语,但做起事来总是精益求精,细致认真,无论是工程上的本职工作还是整理机关党支部内业资料的份外工作,都能从容应对,任劳任怨,做得井井有条。这次他深知核方工作是个精细活,容不得半点马虎,所以显得格外细心,每当老何报数时,他总是竖着耳朵将听到的数字赶紧记录下来,身怕漏记、错记,就这样反复重复着拉尺、测量、读数、记录等工序。

另一边周主任和许航一组也豪不示弱,大家相互比干劲,比进度。

“正确读数和记录数据是做好测量的关键。”

“胸径直径,距根茎1.3米处的树木直径,叫胸高直径,简称胸径。据我们多年工作经验,在实际操作中,一般我们测量都是取个人胸前高度与树平行的位置进行测量的。还有就是用尺测量时,一定要将尺水平拉直了。来,你按我说的试试。”

“我要和大树来个亲密拥抱。”

90后的许航接过钢卷尺,嘴里一边念叨周主任说的步骤,一边有模有样的操作着,在周主任的指点下顺利核完一排树。

“膀子都觉得有点酸酸的了,看来核方这份看似简单的工作,里面学问还挺多,经验和体力必须并存才行啊。这次户外作业对我这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同志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和锻炼机会。”他顺势抬起臂膀用衣袖在脖子和脸上随意一擦,汗水和袖口的污渍的融合在清秀的脸庞留下了一道道印记。

为使核方工作无阻碍能快速进行,两位年轻同志退伍不褪色,继续发扬军人吃苦耐劳的作风,自告奋勇的担当起了“探路者”,拿起镰刀将树木周围的一些构树和藤蔓之类的“绊脚石”清除掉。几个来回下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下来,用手一抹,就能甩出一手汗。

核方工作是枯燥的,大家偶尔也会苦中作乐。在“探路”的时候,许航因不小心碰到蜂窝而“惹怒”了野蜂,结果被蛰的脸上起了个红包,隐隐有些刺痛。“感紧找点青苔敷一下,这是小时候奶奶教我的土方子,挺管用的。”“没事,这对当过兵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他笑着和大家说,可能是被野蜂爱上了,所以被“亲”了一口,沉闷林间传出一阵欢笑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偷偷溜走,一晃已是中午12点多,为避开高温作业和为下午核方保存充足体力,大家都会选择在就近的管理段简单吃下午饭和打盹休息会。

下午3点,热浪袭人,酷热难耐。站在堤面上,能感受到一股热浪从脚底冲上头顶,热气包裹着身体,整个人好像进入了“桑拿房”,更别说是在密不透风、潮湿闷热的林间,当双脚踏进林间的那一刻,就有种让人会窒息的感觉。俗话说“气温高,火气大”。骄阳在继续着它的热量,蝉在继续着它的鸣叫,四位核方者却丝毫不把这些放在眼里,并没有因此而消磨掉工作热情,或喝上一点霍香正气液,或口里含颗嗓子候片,涂点防虫叮咬的药,在高温下始终保持一颗不骄躁的心,又继续抄起“家伙”开始经受着体力和耐力的双重考验……直到傍晚7点多,已看不到尺上数据的读取。

“大家准备收工,多祥这片面积用了两天总算完工。连日的连轴转,大家都坚持的很好,明天彭市最后一站,希望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继续战斗,胜利在握啊,同志们。”老何左右扫了扫这片林子,不禁舒了一口气,兴奋地说道。

将钢卷尺、登记本一一装进包里;摘下草帽捋捋头发,头发湿湿漉漉的清晰可见;取下脖子上的毛巾拍拍身上的草屑;一屁股干脆坐在地上,将钻进解放鞋里面的泥渣、草屑用力磕掉;脱掉上衣拧了拧衣服上的汗水再抖开继续穿上……大家忙着拾掇起来。

“之前‘小鲜肉’似的皮肤现在也变黑了哟。”大家纷纷调侃起年纪最小的许航。

“每天这么晒都习惯了,黑一点显得更健康不是嘛?”他却打趣说。

一张张挂满汗珠的脸庞,满满都是正能量。一天下来,在林间不停的来回穿梭,起码要在林间站上十来个小时,脸颊通红,衣服湿了干,干了湿,甚至能挤出水来,肩膀会酸、双腿会痛、声音会哑,裸露在外的皮肤也会与树枝或蚊虫、毛辣子来个“亲密”接触,被刺伤、被叮咬都是常有之事。

黝黑的皮肤,滚落的汗水,湿透的背脊,加上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数据,这些都是他们的标签,也已然成为他们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见证,展现出堤防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奋斗精神,他们在平凡中用最朴实的行动和最火热的工作热情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爱岗敬业、乐于奉献的动人乐章。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