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漳河二干渠抗旱总调度员的一天

(漳河水库)7月以来,骄阳似火,天气持续晴热高温,漳河二干渠灌区出现了大面积干旱。旱情就是命令,二干渠人紧急行动了起来。        

大旱,是对水利工程硬件设施的考验,是对抗旱调度水平的考验,更是对水利人精神意志的考验。在抗旱一线忙碌的身影中,有这样一个人,为了搞好抗旱调度工作,他每天早出晚归,白天在渠道上来回跑,查看渠道水位状况和渠道运行情况,详细了解各测流站点流量;深夜归来整理一天的调度指令、调度指令执行情况及各管理段近两天的用水需求情况,他就是二干渠工程科长、二干渠抗旱总调度——刘兴文。        

早上6点,当大部分人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前往二干渠枯王家湾测流站查看测流情况了。二干渠主渠道三个测流设备都是新安装的自动化设备,因为近2年二干渠没有开闸放水,设备安装好后就没有运行过,测流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谁也无法预见。他早早来到测流站,认真核对测流设备定值等信息,详细了解测流设备的运行状况,他叮嘱测流人员按照灌前培训要求,严格按程序测流,发现状况随时上报;他还嘱咐测流站人员注意防暑降温。交待完毕,便匆匆赶往下一个测流站点。        

在赶往下一个测流站点的途中,他查看了沿渠水流情况和重要涵闸的运行状况,汇总各段实时用流情况,及时向总干渠申报最新所需流量。因为二干渠灌区每个乡镇旱情不一样,虽然开闸前已收集了各乡镇用水需求,解释了用水程序,但在放水过程中还是会出现临时要求增减流量的情况,甚至还有前几分钟说要减流,隔几分钟又要来加流的情形。在电话里,他不厌其烦地要求各管理段向村组做好解释工作:“闸门又不是水龙头,不能说增就增,说减就减,申报流量增减是有严格程序的。按照目前二干渠进口闸流量,水流下来至少需要36小时,当天要增减流量都很难实现,渠道的水经过一定时间放下来,马上要减少流量,水也不可能再回流到漳河啊。”经过耐心细致的解释,各村组负责人都表示理解和认同管理处的调度,并表示要对农户做好解释说服工作。        

从早上6点到10点,刘兴文的电话就没停过。他又是忙着接收各段用流需求情况、听取测流站汇报水位和流量,又是忙着向处领导汇报抗旱的总体情况,向总干渠申报流量,向管理段下达调闸指令等等,嗓子都喊哑了,水也顾不上喝一口。往往刚放下电话,又有电话打进来了。        

中午12点,他顶着烈日,来到黑堰冲测流站实地测流。测流过程中,因为水流很急,钢丝绳崩的不紧,水流中水草等杂物又缠绕上了铅鱼,使测流桨轮固定螺丝有点滑丝,他赶紧与工程技术人员一道拉紧钢丝绳,找工具上紧螺丝,保证了测流仪器的测量精度。等忙完了才发现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响,他打趣地说:“对于调度员来说,不准时的饭就是‘家常便饭’。”        

14点50分,他赶到邓家洼测流站了解情况。测流人员在调紧测流用钢丝绳的过程中,钢丝绳断了,测流仪器无法使用了。有同事说:“钢丝绳断了,这下麻烦了。”他赶紧安慰大家:“钢丝断了无所谓,精神不断就ok。”他迅速组织人员并积极参与到抢修中,在高温炙烤下,他的衣服早已湿透,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最难受的是额头的汗水不断流到眼睛里影响工作,根本擦不完,他顾不上这些,和大家一道,加紧架钢丝绳,刚架好钢丝绳,测流仪器又出现了故障。他马上联系设备生产厂家尽快派人来维修,同时安排测流人员暂时采用备用测流仪器进行人工测流。        

19点45分,刘兴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办公室,整理测流站各时段的实测流量、向总干渠申报的用水需求、发布的调度指令,汇总各段近几天的用水需求,思考明天的调度计划、需要注意的事项……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