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穿越兴隆只为水

(李广彦)长条会议桌上,立体模型像军事沙盘居中横卧,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兴隆至万福隧洞及鲁城河暗涵工程一目了然。每逢人来,赵华江介绍工程情况对答如流,信心十足。 

工程引丹江水自西向东横贯鄂北岗地270公里,为沿线提供城镇生活和工农业用水,总投资180亿元,是湖北省自主投资最大的水利工程,也是国务院确定的172项重大节水供水工程。中铁十一局与长江设计院组成联合体,承担14标段兴隆—万福隧洞和鲁城河暗涵工程。作为联合体承包方式,赵华江出任项目部副经理兼党工委副书记。 

中等个儿,宽脸平头,浓眉大眼,一幅眼镜,为人谦逊的赵华江自湖北工学院土木工程系毕业后,便效力于中铁十一局。他热爱这个前身是铁道兵的战斗集体,先后参加过襄石、浙赣、宝兰、湘桂等国家重点铁路干线建设,期间入党提干,近年在武汉地铁、引江济汉工程崭露头角,由业务骨干到项目经理,而今转战鄂北修建水利工程。 

这条引水隧道全长15.58公里,投资5.38亿元,合同工期1000天……过去修铁路,现在干水利,虽说大同小异,但面对新领域,没有底气是不敢接担子的。赵华江悉心比较铁路隧洞与引水隧洞之区别,研究水利工程特点,学习水利工程标准。“隧洞工程所处地层复杂,洞内v类围岩多,稳定性差,施工难度大,竖井施工虽然占地少,成本低,但安全性低,效率不高……”与业主、设计等单位协商讨论,他的意见被采纳,随即优化施工方案:竖井改斜井,开挖5个支洞,通过中间突破、两头衔接,实现安全贯通。 

2015年12月18日工程开工,他与项目部成员紧密配合,集思广益,划分7个工区,开展“党员先锋岗”、“红旗责任区”劳动竞赛,鼓励职工当尖兵,扛红旗。 

相比铁路隧洞,引水隧洞虽然断面规模小了,但因埋深浅,施工难度一点不低,每个循环进尺超前小导管环向间距需要重新确定,提供的初步设计要求是50公分,但在复杂地层施工就可能发生塌方事故。 

“导管环向间距加密,意味着施工成本加大,额外增加施工单位负担,这么干不划算……”有人想不通。 

“安全是最大的效益,事故是最大的浪费,根据围岩变化,从安全施工考虑,一定要加密!” 年轻而老道的赵华江从不打无把握之仗。经过几个回合试验摸索,确定超前支护小导管环向间距为20公分,成本加大了,但安全系数提高了。 

1号支洞进入主洞后朝上游方向开挖,地面有座10万方的水库,隧洞从下面穿越,库底离洞顶不到30米,如同头顶一盆水,既要考虑水压,也要考虑地层承受力,各方向的力都要计算好,每种可能都要估计到。“每个循环进尺由3米减到1.5米,爆破量也要减少,小心翼翼才能确保万无一失……”赵华江主持安全风险讨论会。 

“隧道很长,工期有限,进尺缩短,意味着进度减半,原本1个月的进尺,现在要3个月完成,全线还有7处隧洞穿越水库或堰塘等水域,如果不能在合同期内完成任务,谁负这个责?” 

“进度重要,还是安全重要?欲速则不达。万一库底洞穿,就是灾难性的事故,影响工期不说,社会影响更大,没有安全的进度等于零!”赵华江不敢有丝毫麻痹大意,项目部与长江设计公司专家会商后,重新制定穿越水库区施工方案:在“短进尺、弱爆破、强支护、勤测量”的原则上进一步密切监测,超前预报。 

“三年通水,五年建成”是工程建设目标,只要走进隧洞,每时每刻都有施工人员在轮流作业,测量定位、打炮眼、放炮,出渣、支护喷锚…….循环往复作业,群众盼水急,工程进度急,为了节省时间,不耽误工期,项目部在地方政府等有关部门支持下,建起爆破用品仓库。赵华江带领攻关小组,根据光面爆破原理,通过正确选择爆破参数,使爆破后轮廓线达到设计要求、临空面平整规则,不仅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安全性也进一步有了保障。在埋深浅的地段爆破施工对地面造成一定影响,为营造和谐施工环境,项目部花600多万元引进悬臂式掘进机作业,在赵华江看来,民生工程为人民,哪怕投入成本再多,也要文明施工,维护好工农亲如鱼水的和谐关系。 

爱民如子是“铁道兵”的好传统,项目部建立农民工工资专用帐户,统一办理银行卡,优先发放农民工工资,偶遇资金周转不畅,也会临时借钱不亏农民工。农民工施杰每个月工钱7000多元,他高兴地说:工地没差我一分工钱,每个月都按时打到卡上,去年挣了七八万,别说平时生活够用,孩子读大学的钱也不愁了。 

“三严三实”“两学一做”,赵华江与项目部党工委书记薛冰志同道合,制定班子成员带头值班制度,经常头戴安全帽,脚穿水靴进隧洞,战线十几公里,七拐八弯,一路颠簸。他说:深入工地不仅能解决技术问题,还能了解掌握职工思想动态,引导职工积极建言献策,调动一线人员的积极性。那天记者与他进隧洞, 正在支护作业的班长吴发训说:领导关心我们,劳保用品一样也不少。值班巡查的技术员说:赵总经常来抽检查,每晚12点前没休息过,有时下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去现场处理技术难题。去年一场大暴雨,洞内渗水严重,赵华江整夜守在洞口,雷电导致停电,就上备用发电机,组织排水,扛沙包、筑围堰,把洪水挡在洞外,确保洞内掘进正常进行。 

为了工作方便,项目部没有设在兴隆镇上,而是驻扎荒郊野外,赵华江的办公室就是睡觉的窝。墙上挂一个硕大红彤彤的中国结,仿佛是他与项目部一班人团结进取的象征。办公桌上摆满《技术交底书》《安全生产安排计划》等资料或文件,因为忙,茶几上的一副象棋没开封,喜欢楚河汉界的赵华江整天为引水工程排兵布阵。晚上8点去采访,他才从工地回来吃晚饭。结婚十多年来,他没带孩子逛过公园,没开过家长会,这是离他老家襄阳最近的一个工地,也只在春节回去团个年,初一又回工地了。四海为家干工程,赵华江身染肠胃炎,茶杯被中药染成一圈黑,墙角的药罐像贴身医生提醒他注意身体。进入不惑之年,赵华江依然故我,事业充满梦想,2016年,赵华江荣获全省劳动竞赛先进个人,并被提名角逐湖北“五一劳动奖章”,唯让他愧对的是仍在农村的耄耋父母和整天忙家务的贤妻。一会儿他又把话岔到工作上:在鄂北我们积累了引水工程项目管理经验,今后要培训水利方面的技术人员…… 

背上了行装扛起了枪/雄壮的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们那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铁道兵志在四方》是赵华江心中最美的歌。而今穿越兴隆只为水,奉献鄂北人无悔……我仿佛听见他的心声。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