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三水”滋润习家池

(李广彦)到湖北襄阳,不看汉江汉江也会看你缠你,但有个地方却像一片明镜,你不看她她不理你,错过就是一份遗憾,此地即有“中国郊野园林第一家”之誉的习家池。

出襄阳城南行约五公里,有座名叫凤凰的山峦,习家池就藏在山南麓。这座全国现存少有的汉代名园,建于公元25—56年间,距今近2000年,被《园治》奉为 “私家园林鼻祖”。

习家池因水而建、因水得名,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今年春日笔者即兴前往,对此深刻印象,可用“三水”概括习家池的水文化。

文化之水 

人类自古喜欢择水而居。春秋越国大夫范蠡在白马山下筑一长六十步、宽四十步的土堤,引白马泉水建池养鱼。习郁早年跟随刘秀建立东汉,因战功卓著,刘秀称帝后封习郁为襄阳候。虽未解甲归田,但习郁仰慕范蠡人生,仿效其法,在南望汉水、远眺鹿门的凤凰山南麓,筑堤修池, 起宅建亭,后人称之“习家池”。 

习家池水面不大,但玲珑优雅,清静明亮。湖心亭高二层,重檐六角,斗拱高耸,檐翘角飞,亭台掩映,水光潋滟,凭栏赏荷,游鱼悠然。据说习郁后裔习凿齿在此临池读书,登亭著史,留下《汉晋春秋》千古名作,成为名播后世的史学家,习家池盛名远播。入园见水,柳翠池幽,草木清雅,花香鸟语,水景迷人,古时文人墨客常来此咏诗作赋,偶有醉酒狂人举杯邀月,喧泄愤懑。西晋永嘉年间镇南将军山简来此饮酒,醉后自呼“高阳酒陡”,习家池又多一“高阳池”别名。 

习家池不只一池,深处清泉潺潺,绿荫郁郁,文人骚客兴起雅聚,曲水流觞,临流赋诗,一觞一咏,甚为快乐。唐代孟浩然、皮日休等常来习家池畅饮行乐,其诗文都镌于石碑立在园中,孟浩然留“当昔襄阳雄盛时,山公常醉习家池“之感叹。皮日休著有“清曙萧森载酒来,凉风相引绕亭台。数声翡翠背人去,一番芙蓉含日开。茭叶深深埋钓艇,鱼儿漾漾逐流怀。竹屏风下登山屐,十宿高阳忘却回”(〈习池晨起》)。碑林正门一侧刻有李白诗作《大堤曲》:“汉水临襄阳,花开大堤暖。佳期大堤下,泪向南云满。春风无复情,吹我梦魂散。不见眼中人,天长音信断。”大堤,在襄阳城外,周长四十余里。隋唐时大堤一带商业繁荣,人口众多,唐玄宗开元二十年(732)间,李白曾一度离开安陆北游襄阳。除此诗,李白还写有:“江城回绿水,花月使人迷。山公醉酒时,酌酊高阳下。头上白接,倒著还骑马。岘山临汉水,水绿沙如雪。上有堕泪碑,青苔久磨灭。且醉习家池,莫看堕泪碑。山公欲上马,笑杀襄阳儿。”的诗句,“且醉习家池”道尽诗人池畔把酒尽欢情景。 

近两千年来,习家池历经沧桑,几度兴废,屡毁屡建,其中清道光、同治年间就曾两度修整,改高阳池馆为“四贤祠”,祭祀习郁、飞珍、山简、习凿齿,给泉池取名“溅珠”、“半规”。习家池的核心景区是习氏宗祠,“习”姓令游客好奇,习家池与习仲勋家族是否有着神秘血缘关系?寻根溯源,习仲勋的祖籍河南邓州,历史上邓州曾属襄阳郡管辖,上祖是否在襄阳,与习家池里的习家祠堂是否同族同脉未可知。1956年,习家池被湖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又被列为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生态之水 

习家池园林占地上千亩,步入大门,迎面巨石刻有“中国郊野园林第一家”的字迹。中国第一本园林艺术理论专著《圆治》(明代,计成著)将习家池奉为私家园林的典范:“郊野择地,依乎平冈曲坞,叠陇乔林,水浚通源,桥横跨水,去城不数里,而往来可以任意,若为快也。谅地势之崎岖,得基局之大小,围知版筑,构拟习池……”“构拟习池”就是指郊野园林要按照习家池的选址原则和格局来构建。而今习家池景区设计充分依靠三面环山的生态环境,结合汉晋庄园古风,巧妙地融入各种景观元素,围绕国家风景名胜区目标,以“中国郊野园林第一家”为标准,正在紧锣密鼓扩建中。 

习家池园林遵循自然生态平衡规律,水体和环境有机结合,大片的草地,茂密的林地,宁静的水面,相宜的楼亭,构成习家池景区独特的风韵。水面与水流除景观功效,还有很强的生态作用,水可以增加空气湿度,调节气候,减少尘埃,改善环境。水池不仅是供人观赏的水景,在融入环境中也美化环境。景区内的小溪涓流顺从大自然属性,随弯就弯,没有裁弯取直,河流纵横蜿蜒,急流与缓流相叠,深潭与浅滩交错,曲折舒展中跳跃生气与灵气。水流滋润土地,草木涵养水源,流动的活水营造动物和植物互生互养的生态环境,水池里饲养的观赏鱼虫和习水性植物,带给园林生机与活力,整个景区给人宁静、惬意的心灵感觉同时,还能满足生理上的轻松与快感,由此获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满足。 

园林之水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国传统园林艺术“有山皆是园,无水不成景”。在园林规划设计中,水景占据很重要的地位,能提升景观审美趣味,增添实用功能,被称之为“园之灵魂”,一汪水往往是园林景观的点睛之笔。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对水的理解和审美情趣越来越高,提升水景在水环境设计中的地位,既是生态文明的要求,也是生态水利和现代城市发展面临的新课题。 

习家池的园林水景,与草场林地和楼馆台榭虚实结合,相得益彰,岸边景物设计考虑到水面的方位、大小及其周围环境,堤、岛、桥、洲等巧妙分布在静态湖面上,增加水面的层次与立体感,微风拂柳,蜻蜓点水,涟漪荡漾,波光倒影,天然成趣,朦胧如画。溪流、水道、水涧、水帘、壁泉等流动水景,声若田园交响乐符,状似通幽曲径隐现,而在阳光映照下,又像银河闪烁忽隐忽明,引人陶醉境中。浅水中按一定间距布设块石,微露水面,别有情趣,汀步石块平整而形态不一,高低参差,疏密相间,古朴自然,激越之情,跨步而过,野趣横生,乐趣无穷。溅珠池呈半月状,泉眼喷吐,古槐覆盖,鱼儿游弋,落叶弄波,临池当镜,心神宁静。习家池边,倒影成双,景物叠映,赏心悦目,悠闲自得,若在夜晚,满月如镜,新月似镰,或勾悬于亭上飞檐,或游荡于池中清波,景趣别致,佳境绝妙。 

“浊而静之徐清,安以重之徐生。”浑水静下来慢慢就会变清,安静的东西积累久后会运动变化……水蕴哲理,水生道境,水释禅韵。水利建设造福人类,同时也会带来生态环境变化等系列问题,中国园林艺术源远流长,水利建设引入园林造景之艺,不仅能满足人们对文化和美的需求,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水利工程给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营造生态水利,建设绿色工程,园林景观的水景设计思维值得借鉴。如今人们对水域空间的审美和实用功能要求不断提高,应用园林水景设计之法改善水环境,为居民提供安全、舒适的生活空间,应是当代水利建设者们追求的生态目标,而习家池的“三水文化”,可称一个典范。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