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职能 思想建设 组织建设 作风建设 制度建设 智慧党建
热文排行
图片新闻
诗歌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诗歌散文
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十四
2018-01-12 09:26:24 来源:湖北水利网  字体:大 中 小  阅读次数:  

文武斧头湖

    斧头湖在鄂南,有水面面积126平方公里,地跨武汉市江夏区、咸宁市咸安区、咸宁市嘉鱼县,是武汉市第二大湖泊,也是湖北省排名靠前的大型湖泊。

    斧头湖大到什么程度呢?形象点说吧,奥运会开幕式上那些举着花花绿绿国旗的运动员,他们所代表的国家或地区,有几个就没斧头湖大。

    斧头是冷兵器时代的重要武器之一。我们在影视上见得多了,各路英雄好汉,手拿利斧,威风凛凛,所向披靡。斧头湖敢叫“斧头湖”,自然跟打仗有点关系。

    南宋时,有一位叫“杨么”的农民起义领袖,利用河湖港汊设立营寨,与官府战斗。杨么屈尊为“么”,并非在兄弟姊妹中排名最后,实因他在起义将领中最为年轻;河湖港汊呢,实为洞庭湖,跟斧头湖并无关系。

    中国古时候,大凡农民起义,皆因官府腐败,民不聊生,被地主、官府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农民,被迫揭竿而起。有吃有喝的,谁愿意跟官府作对呢。在这些大大小小的起义中,没有一例是官府跟起义军坐下来商量、解决农民诉求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镇压”,南宋也不例外。1135年,宋高宗派军队前往镇压,起义军寡不敌众,杨么被俘牺牲。率领部队镇压起义军的人,叫人实在说不出口,说不出口也得说,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民族英雄岳飞。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有时真不好叫人评说。

    杨么跟斧头湖有关,源于一个传说。相传杨么被官府团团围住,官府提出的条件是,交出斧头便可保住脑壳。斧头可是杨幺的魂,斧头没了等于就是魂没了,留命何用?遂把斧头抛向湖中。

此湖没有杨么丢下的那把斧头,有的是“斧头湖”这个湖名。

                            

    在中国的学校中,有一所不发文凭的学校,也不归教育部门管,由党委、革委会主办,叫“五七干校”。说的是“学校”,其实就是农场,这所学校,跟斧头湖有点儿联系。不过,那是过去多少年的事儿了。

    1966年是个不寻常的年份,那一年我们国家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我不懂,才三、四岁,穿着衩衩裤,流着鼻涕满街跑,手里搓着泥巴果果。

    这年5月2日,解放军总后勤部给中央军委上报了一份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从这份报告的标题,就可瞧见主题。我就纳闷儿了,部队怎么不去加强军事训练,去搞什么农副业生产?似乎有点不务正业。仔细一看,行文主体是总后勤部,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农副业生产不可小觑,也属份内之事。

    5月6日,时任军委副主席的林彪把报告寄给了军委主席毛泽东。仅过了一天,即5月7日,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就给林彪回了信。这么快回信,一是说明部队无小事,小事也是大事;二是总后的做法受到毛泽东的肯定。毛泽东提出:军队这所“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这就是著名的“五七指示”。

那时我还小,即便是读小学、初中时,仍然不知道什么是“五七指示”,但背诵过毛主席语录:“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教室的墙壁上,也贴着这条语录。1978年下半年,我在莲沱高中读书时,还去王家坪农场劳动过。后来才知道,这也是“五七指示”内容。

    毛泽东除了军委主席身份,还是中共中央主席。因此,全党、全军、全国各行各业自然都要贯彻落实这个指示。

    “五七干校”四字,已有了“五七”,“干校”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1968年5月7日,这是一个纪念日,毛泽东“五七指示”发表两周年。这一天,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在庆安县的柳河正式兴办“五七干校”,分期组织机关干部下放劳动。黑龙江省的做法,很对毛泽东的心思,受到毛泽东的批示肯定,他大笔一挥——是他著名的“毛体”书法,龙飞凤舞,我们见到过他的不少书法作品——批示到:“这对干部是一种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除老弱病残者外都应这样做。在职干部也应分批下放劳动”。如果说“五七指示”还只是毛泽东的一个思路,那“五七干校”就是付诸行动的一个抓手。接着,《人民日报》发文推介,各地、各单位纷纷效仿。在这个背景下,文化部“五七干校”在湖北咸宁向阳湖正式落地。

    这是“五七干校”创办的大致过程,有什么深刻的国际、国内背景,那是史家们的事,留给他们去研究吧。

                        

    向阳湖系非独立的湖泊,本是斧头湖的一个湖汊,在湖北省湖泊保护名录上,没有它的户口。

    向阳湖原来也不叫“向阳湖”,叫“关爷湖”、“三角湖”。所谓“关爷湖”,据说赤壁之战时,三国名将关羽曾在此屯兵(赤壁之战发生地蒲圻离此地很近);所谓“三角湖”,此地地形为三角形。总之,名字不够响亮,跟当时的形势也不协调。试想,“文化部关爷湖五七干校”,怎么叫得出口呢?酝酿成立干校时,一干人就斟酌叫什么名字好?这难不倒文化人,这是文化人的长项,吃的是这碗饭呢,遂更名为“向阳湖”,有点那个时代的色彩。不过,这名字今天听来也还是那回事。

    斧头湖烟波浩渺,碧水连天,莲荷摇曳,瓜果飘香,是天鹅、野鸭和鱼鳖的天堂,也是文人们抒发情感的好地方。文化部“五七干校”选点这里,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而为,不得而知。反正,文人们在这个环境下劳动、生活,歪打正着,算是选对了地方。

    文化部的干校,自然来自文化系统,包括文化部机关、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联、国家博物馆(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人民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荣宝斋、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中国电影公司、新华书店总店等单位。这些单位,对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单位罢了,天天都要从某家单位门口经过,都懒得望一眼。对省以下的人来讲,那可是珠穆朗玛峰,高不可攀。

    文化部“五七干校”的学员呢,自然都是一些文化人、文化工作者和从事文化工作的领导,一批中国文坛上的著名作家、翻译家、出版家、艺术家、编辑家、学者及家属下放到向阳湖劳动锻炼,达6000人之多。湖北老乡、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赵辛初也在其中,后来做了湖北省委书记。当然这6000人是分期分批去的。不然,一次性去,小小的向阳湖农场承载不了。

    在这庞大的队伍中,包括冰心、沈从文、陈翰伯、冯雪峰、张天翼、周巍峙、臧克家、冯牧、郭小川、李季、萧乾、张光年、严文井、陈白尘、吴雪、范曾、韦君宜等国内顶级的文学大师和艺术巨匠。相信凡是中国人,只要读过几天书,对这些人的名字都不陌生。因为,语文课本上有他们的名字和作品。毛泽东明确指示老弱病残者不参加下放劳动,执行时却走了形、变了样。如果严格执行毛主席指示,这批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可以不去的。

    向阳湖的自然环境虽然有助于文学创作,这些大作家们不是来开笔会的,也不是来写作的,更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尽管他们创作出了不少名篇、名著,如郭小川的《楠竹歌》、陈白尘的《牛棚日记》、张光年的《向阳日记》、臧克家的诗集《忆向阳》,那都是后来发生的事。这也说明“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是真理,生活的艰难,未必就是坏事,对每个人特别是作家们来说,它就是一笔财富。

    干校劳动的艰辛超乎想象。这批文化人在当时年纪已经不轻,且体弱多病。尽管如此,文人们仍然非常敬业,盖房修墙,围湖造田,割麦插秧,牧牛养鸭,拉车掏粪,样样都干。农民朋友能做的,文人们也都能做,甚至做的更好。比如,文化人养的猪,比农民养的肥;文化人养的鱼比农民养的大;故宫博物院专家烧的砖瓦比农民烧的好……,这是真有其事的。文化人只要把“文化”用在了事业上,就是个事儿,不比别人差。

    农场劳动辛苦,任务繁重,对老同志、老作家们也还是照顾的,冰心、臧克家、张光年年事稍长,被安排看守菜地。就是坐到椅子上,拿一根竹竿,赶一赶偷嘴的鸡,这活儿看似轻松,也不容易。在缺吃少穿的年代,鸡们也饿的慌。赶不过来时,就吹一声哨子,把鸡们吓得飞跑。在他们的坚守下,集体的菜,鸡没啄一口,更没少一颗。

闲暇时,冰心没功夫去“寄小读者”、“再寄小读者”、“三寄小读者”了,偶尔帮农民朋友写写对子;臧克家呢,双手枕在头下,默默地念着自己先前创作的诗歌《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湖北老乡张光年(光未然)会哼一哼自己作词,好朋友冼星海作曲的《黄河大合唱》,手里还不忘打着拍子:“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河西山冈万丈高,河东河北高粱熟了。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游击健儿逞英豪!端起了土枪洋枪,挥动着大刀长矛,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文人们依然乐观,豪情万丈,农场劳动的辛苦,早已忘得精光。

                            

    汀泗桥和贺胜桥是斧头湖湖区——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境内两座普普通通的桥,尽管有些年头了,这样的桥在中国大地上何止千万。如果不是北伐战争,如果不是与蒋介石、叶挺、吴佩孚这些人扯上关系,除了当地人,估计没多少人会知道它们。

    1913年10月,袁世凯当选中华民国首任大总统后,随即组建北洋政府,军队为北洋军。此人虽然加盟了推翻清王朝大军,说得上是压垮爱新觉罗皇帝的最后一根稻草,但骨子深处还是想自己当皇帝,这位清朝旧臣,没有谁比他清楚当皇帝的好处。做总统不到三年,就嫌不过瘾了,于是自封皇帝,虽说是自封,必要的“程序”还是走了的。当了三天半皇帝,最终在全国人民的唾骂声中一命呜呼,闹剧终于收场。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分裂成直系、皖系、奉系三派,互不买账,国家又处于四分五裂状态。直系以冯国璋为首,就是那个“我想死你了”的相声演员冯巩的曾祖父。曾祖父是书面语,我家乡宜昌口语叫“太爷爷”,即爷爷的爹。直系主要代表人物还有曹锟、吴佩孚、孙传芳等,控制着江苏、江西、湖北、直隶等省;皖系是以段祺瑞为首,控制着安徽、山东、浙江、福建等地;奉系以张学良的爹张作霖为首,控制东北三省。这些军阀们,成天只知道争地盘打仗,不管士兵死活,更不管人民死活。

    1926年,为实现国家统一,结束军阀割据局面,共产党、国民党决定联手,开展北伐,首先向军阀吴佩孚控制的湖南、湖北进军。共产党人叶挺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是北伐先锋,在各界民众的支持下,一举拿下湖南。由湖南进入湖北,汀泗桥、贺胜桥是必经之路,这么说吧,拿下汀泗桥、贺胜桥,到湖北就是岔的。进入了湖北,才能攻入北京,因此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直系军阀吴佩孚也不傻,也知道汀泗桥、贺胜桥的重要,派重兵把守。偏偏汀泗桥、贺胜桥又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阻挡了北伐军前进的步伐。好在有人民群众的支持,当地农民带领北伐军抄小路偷袭敌军,最终导致北洋军全线崩溃。在汀泗桥和贺胜桥的战役中,叶挺独立团建立了赫赫功勋,所在的第四军赢得了“铁军”称号。“铁军”称号是用战士们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子弹不长眼睛,打仗就要死人。在汀泗桥、贺胜桥战役中,北伐军牺牲的将士有一两百人之多。1929年10月,国民政府在咸宁西山修建了汀泗桥北伐阵亡烈士墓、烈士纪念碑、纪念亭;在斧头湖武汉市江夏区境内,修建了贺胜桥北伐阵亡将士陵园,缅怀阵亡将士。

    各路北伐军在连克长沙、武汉等地后,本该乘胜前进,而在这时,汪精卫和蒋介石俩人闹不团结,致使北伐军歇了一阵。后两人和好,国民革命军继续北伐,途中西北的冯玉祥和山西的阎锡山加盟,于1928年拿下北京。奉系军阀张作霖只好退往东北老巢,途中被小日本谋害于皇姑屯。接班的张学良有国恨家仇在身,不愿意内耗,宣布东北易帜,即服从老蒋领导。至此,北伐完成了历史使命,中国实现了统一。

                          

    1938年10月24日,斧头湖入江处的武汉市金口街长江水域,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跟中山舰和小日本有关,跟保卫大武汉有关,跟武汉沦陷有关。

    中山舰原来不叫“中山舰”,叫“永丰舰”,是纪念国父孙中山先生才这样叫的。舰不大,资格却很老,参加过护国讨袁运动、“护法运动”、“东征平叛”、“孙中山蒙难”、“中山舰事件”等重大历史事件。这些事件,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不陌生,要想全面反映上述事件,足够写本书。

    1938年,日本占领南京后,华中大武汉成为日军新的进攻目标,中山舰奉命从湖南岳阳启程,开赴武汉,担负长江航道空防、江面警戒及弹药补给运输任务。日本鬼子连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都杀,连老百姓的茅草屋都烧,这么重要的军舰肯定不会放过。若放过这艘军舰,鬼子就不是鬼子就是人了。10月24日下午3点50分,日本鬼子凭着空中优势,动用6驾飞机炸沉了一代名舰中山舰。至此,国民政府保卫大武汉的目标落空,武汉随之沦陷。

    生活在现在的人们,不要责备中山舰不堪一击。我从宜昌坐船到过武汉,知道的情况是,船在江上跟在陆地完全是两回事,没有任何东西可供遮挡,如果不配备防卫设施,便只有挨打的份。中山舰虽为炮舰,但主、副炮已拆下装在岸边几个要塞上,失去了战斗能力,加之鬼子占有绝对的空中优势,中山舰被炸沉就没有任何悬念。

中山舰是1910年由清朝海军大臣载洵和北洋海军提督萨镇冰先生在日本三菱长崎造船所订造的。这艘1913年交付中国的普通炮舰,连同在川崎造船所订购的同样款式的军舰,总价68万银元,在当时并不便宜。

    那时候,我国虽然不能自己建造,但能打造这种军舰的国家很多,作为甲方的清政府,选择邻国日本企业,算是照顾了小日本的生意。当然,仅靠这两艘军舰不能说对日本的CDP有多大贡献,但三菱长崎造船所和川崎造船所大赚了一笔、解决了工人就业、政府收了税确是事实。还有,早在汉代时,小日本的水稻、制铁技术都是从中国传去的,文字也是借用中国的,一分钱版税未收,小日本不但不生感激,反而大举进攻中国,炸沉中山舰,炸死了包括舰长萨师俊在内的25名中国官兵。在中国,萨姓人少,舰长的爷爷,就是那个代表中国政府向日本订货的萨镇冰。古话说“知恩图报”,小日本这种国家不兴这一套。

    为了牢记历史,勿忘国耻,1997年1月28日,中山舰被整体打捞出水。中山舰存放何处,有三个地方可供选择。南京当时是国民政府首都,广州是中山舰“娘家”,武汉是中山舰蒙难地,放到哪里理由都很充足,南京、广州也都希望中山舰回家。最终,中山舰存放于斧头湖畔的武汉中山舰博物馆。

    日本鬼子虽然炸沉了中山舰,但炸不沉中国,并最终被中国人民打趴在地。打趴在地的小日本,仍不思悔改,觊觎中国东海、南海甚至大陆这块肥肉,日本鬼子和其他鬼子还强占着我国的钓鱼岛等岛屿,这没什么要紧。第一次国共合作,取得了北伐战争胜利;第二次国共合作,打败了小日本。这说明,中国的事,只要国共一联手,没有摆不平的事,再强大的敌人,再凶残的鬼子,都逃不过被打趴在地的下场。

责任编辑:swm    审核签发:swm

上一篇: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十三

下一篇: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十五

主办单位:中共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委员会    承办单位: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党委办公室

联系电话:027-87221748    传真:027-87221748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17号    Email:hbsldj@qq.com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128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