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职能 思想建设 组织建设 作风建设 制度建设 智慧党建
热文排行
图片新闻
诗歌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诗歌散文
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十三
2018-01-12 09:25:15 来源:湖北水利网  字体:大 中 小  阅读次数:  

张之洞

   

张之洞

   

    放到今天,张之洞绝对是一个招商引资的能人,也是一位深受百姓爱戴的好领导、好干部。一个河北人,不远千里,来到湖北,为老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建了许多厂,办了许多学校(自强学堂,今武汉大学前身;农务学堂,今华中农业大学前身;湖北工艺学堂,武汉科技大学前身;武备学堂)。大凡领导,只要真心为百姓做了事,人民是记得的。为了纪念他,武昌有条路就叫“张之洞路”,在阅马场附近,这个礼遇够高了。

    张之洞在湖北担任的职务是“湖广总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职务呢?清政府的“省长”不叫“省长”叫“巡抚”,湖广总督管湖北、湖南两个省,因此权力比省长大,有点类似于当年华东、华北、东北、中南、西南、西北六大行政区负责人的角色,只不过这些行政区管理范围大,湖广总督管理范围小。他在担任湖广总督时,在汉建立了湖北纺纱局、织布局、缫丝局、制麻局、汉阳铁厂、钢药厂、湖北枪炮厂等实业,奠定了武汉地区工业的基础。不过,“纺纱局”、“织布局”、“缫丝局”这些企业名称有点意思,既不叫“公司”也不叫“厂”,叫“局”,有点像行政机关。看来,官本位古已有之,“局长”比“经理”、“厂长”听着顺耳。过去以为是今人的专利,原来古人也好这一口。

    汉阳兵工厂的地点坐落在龟山脚下月湖湖畔,厂址设在这里,到不是因为这里是什么风水宝地,恰恰建厂和生产过程很不顺利。跟当今许多干部迷信风水相反,张之洞才懒得找风水先生算卦呢。先是制枪厂不慎引发大火,将房屋及设备全部烧毁,差点导致兵工厂黄了,若不是张之洞等人力保真的就黄了;后是兵工厂发生爆炸,包括兵工学家徐建寅在内的16名员工全部以身殉职。

    兵工厂建设为什么选址汉阳月湖湖畔而不选址长沙、荆州?主要还是考虑水陆交通畅达,更重要的是湖北大冶产铁,图个方便,省点运费。而现今的国内,产煤的地方不建火电厂,建火电厂的地方不产煤,将煤千里迢迢运到外省发电,增加大量物流成本和环境污染。我就纳闷了,现在的人们难道就没古人聪明么?

    汉阳兵工厂生产的步枪,因厂址地处汉阳,俗称“汉阳造”。该步枪即便在当时也并不先进,原型为德国1888式,存在装弹和退弹困难、抽壳可靠性不佳、容易炸膛等问题,是德国人的淘汰货。清政府却把它当成宝,不惜花巨资购买设计资料和生产机械,有点像内地改革初期饥不择食招商。但不管怎样,中国总算有了自己的兵工厂,加之后来对枪械、刺刀等进行了技术改造,就更具有中国特色了。“汉阳造”在中国存在了将近50年,是自清政府的新军到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各个武装部队的主要装备。

    现在来看“汉阳造”,那就是一烧火棍。但当时的影响力,若不知道“汉阳造”,如同当今不知道航母“辽宁舰”一样。中国兵器史、战争史绕不开“汉阳造”,必将留下它浓墨重彩的一笔。

    1911年10月10日晚,武昌起义爆发,革命党人用“汉阳造”,打响了推翻千年帝制的第一枪;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队特别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游击队使用“汉阳造”,抗击日寇,打败了日本鬼子的飞机、大炮。日本鬼子不远万里前来送死,不尝尝“汉阳造”怎对得起人家?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使用“汉阳造”和其他武器,打败了美式装备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抗美援朝时期,中国人民志愿军使用“汉阳造”和其他武器,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

   “汉阳造”不是烧火棍,是神棍、是魔棍,再强大的飞机、大炮、航母在它面前就会服软、就会失灵。

“汉阳造”是打狗棍,如同同名电视剧中的打狗棍一般,专打疯狗、恶狗、汉奸狗、侵略狗。

    张之洞为官清廉,仅有薄田若干。清朝腐败,腐败的清朝也有清官。张之洞在湖广总督任上为武汉、湖北人民做了许许多多好事、善事,其中包括他主持修建的张公堤。当然,开始修建时不叫张公堤,是汉口老百姓为纪念张之洞先生才这样叫开的。其实,叫什么堤不重要,重要的是张公堤乃保护汉口人民安全的生命堤。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那是光绪三十年即1904年的某一天,天气晴好。随从们前呼后拥,鸣锣开道,边敲边喊孔老夫子的话:“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相当于清政府对省级干部制定的“公务员守则”。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恭恭敬敬地对待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讲求信用,不欺愚百姓;节省开支,不奢侈浪费;正确使用民力,统调老百姓应该在农闲时间”,说得多好啊,当然,说的和做的是否一致就另当别论了。古今中外,有太多的公务员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张之洞先生无疑是做到了言行一致的。

    张之洞乘坐轿子来到汉口后湖,在部下的搀扶下,登上一处高台。放眼望去,一边是放荡不羁的汉水和府河,一边是屡受洪水浸泡的街市。这样的灾情,在他老家河北南皮、出生地贵州很少碰到,心情异常沉重,下决心要根治水患。

    张之洞接过部下递过来的吹火筒似的望远镜,望一圈后,一锤定音:大堤建设“上到禁口,下到牛湖广佛寺前(今堤角)”,张公堤的走向就这样确定下来了。这是典型的手指为界,没有经过科学论证。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去要求古人,去苛求古人不讲民主,不讲科学。手指为界固然不对,可能留下安全隐患或其他后遗症,优点是办事效率高,不需要环评、水评、能评、安评、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不需要证明“你妈是你妈”,节省了一大笔论证费用,与议而不决、扯皮拉筋相比,要强过N倍。

责任编辑:swm    审核签发:swm

上一篇:鄂北工匠之歌

下一篇: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十四

主办单位:中共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委员会    承办单位: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党委办公室

联系电话:027-87221748    传真:027-87221748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17号    Email:hbsldj@qq.com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128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