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职能 思想建设 组织建设 作风建设 制度建设 智慧党建
热文排行
图片新闻
诗歌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诗歌散文
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七
2017-08-25 09:03:50 来源:湖北水利网  字体:大 中 小  阅读次数:  

                    程颢和程颐

 

公元1032年、1033年,北宋朝廷任命程先生为黄陂县尉,相当于今天的县公安局长。官虽不大,在黄陂县那也算跟葱,是个受人抬举的角色。这伙计可谓春风得意,两年里连着生了两个儿子,出生在黄陂小菜湖湖区,跟自己单名一样,起名程颢、程颐。搞不懂程局长咋这么喜爱单名,不知道的,还以为程、程颢、程颐是三兄弟呢。

程颢、程颐兄弟祖籍河南洛阳,祖上都是做官的。曾祖父程希振任尚书虞部员外郎,以现在的官职对应,相当于副厅长;祖父程曾任黄陂县令,级别相当于现在的县长,正处级,但比县长的权要大,黄陂县境的党、政、公、检、法事务都由他一人说了算,之后仕途上进步是进步了,但不大,最后老死在异乡;父亲程曾任黄陂县尉,职责是负责治安,职位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长吧,往高处说,算得上是副处。往低处说,也是正科。

父亲是公安局长,谁敢欺负程颢、程颐兄弟啊。通常应该是他们欺负别人。跟大多纨绔子弟不同,程颢、程颐从不惹是生非,爱学习,勤思考。出生干部家庭的程颢、程颐兄弟,衣食无忧,自然不会为生活发愁。儿童时代的程颢、程颐兄弟是幸福的,成天和小伙伴们在李家大湖、小菜湖、滠水河里捕鱼捞虾,在鲁台山上套知了、打雪仗、捉蛐蛐,那是他们在黄陂县渡过的一段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只不过,穷人家的孩子捕鱼捞虾是为了卖钱打酱油、买食盐,捡知了壳是为了拿到药铺卖钱,他们兄弟则纯粹是为了找乐子。宋朝那个时候,湖不叫“李家大湖”,是后来人起的;山也不叫鲁台山,是后人为纪念他们兄弟才这样叫的。反正,程颢、程颐兄弟在那山、那湖玩过。

程颢、程颐兄弟二人相差一岁,因此,他们同时发蒙,老师自然也是同一个人:北宋理学开山大师周敦颐。周敦颐,大家应该不陌生,学术界公认的理学派开山鼻祖,个人著作颇丰,代表作有《周元公集》、《太极图说》、《通书》等。我们在读初中时学过的散文《爱莲说》,就选自《周元公集》,出自他的笔下,里面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人们耳熟能详。周敦颐除了自身的成就外,最大的成就是培养出了程颢、程颐两个理学家。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周敦颐这位老师,中国历史上就没有理学家、思想家、教育家程颢和程颐兄弟。以程颢、程颐的天赋,做官、经商没准儿都会成功,但绝对不会成为理学家。

都知道古代鲁国在山东省境内,湖北武汉境内咋来的鲁台山、望鲁台呢?那是因为鲁国诞生了孔子和孟子,其儒家思想对后世产生了广泛影响,后人为纪念理学家程颢、程颐尊崇孔孟才这样叫开的。此地留下了“程乡坊”、“二程祠”、“二程书院”、“望鲁台”、“理趣林”、“聪明池”、“涵虚亭”等众多遗址、遗存。因此可以说,小菜湖是理学之源,大点说,黄陂是理学之源,这点不容置疑。有关二程的籍贯、理学形成、对后世影响,在正史中都能查到。

兄弟二人成年后,老大程颢官至监察御史里行,为八品官,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干部;老二程颐官职低一些,任河南汝州团练推官,是个虚职,非领导职务,是官又不是官。说是官吧,不是实职;说不是官吧,又在政府供职,拿政府的俸禄,类似于现在的主任科员、调研员之类。总之,程家属地地道道的干部家庭。

北宋有位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改革家叫王安石,比程颢、程颐兄弟大十来岁。王安石向皇帝提出变法建议,这些改革主张包括均输法、青苗法、市易法、免役法、方田均税法、农田水利法、置将法、保甲法、保马法等,改革内容很丰富,举均输法、农田水利法两个例子吧。

所谓均输法,即按照“徙贵就贱,用近易远”的原则,贮货以备用,以节省价款和转运的劳务费。此法损害了富商的利益,减轻了纳税户负担;所谓农田水利法,即在开垦荒田,兴修水利方面,实行谁出资、谁受益政策,在此政策的激励下,全国掀起了兴修农田水利的热潮,耕者有其田,解决了人民吃饭问题。

应该说,王安石这些改革措施增加了国家财政收入,减轻了百姓负担,推动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但这世界上就没有让天下人都满意的改革,王安石的变革主张触犯了皇亲国戚和当官的利益。这些人对改革的态度就是看对自己是否有利,有利的就支持,不利的就反对,他们才懒得管什么国家不国家、老百姓不老百姓利益呢。

起初,程颢、程颐兄弟是支持并参与王安石变法的。后来眼见自己家的银子越来越少,荷包越来越瘪,就感到王安石变法不是那个事了,就跟那个砸缸的司马光等人一起,公开跟王安石叫板,为此程颢、程颐、司马光受到降级处分。王安石变革,刀子下得太陡,得罪了不少人,又跟同朝为官的苏东坡等人闹不团结,最终王安石灰溜溜下台,程颢、程颐、司马光又官复原职。

程颢和程颐兄弟对中国古代哲学贡献较大,影响了几个朝代,这个必须承认,但他们的思想也害了不少人,这个也必须承认。所害之人还是受保护的女人,让天下许多父母失去女儿,丈夫失去妻子,子女失去母亲,程颢和程颐的“罪过”可就大了。

中国有句成语叫“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知道的人很多,却未必知道出自何处,就出自程颐之口。

作为哲学家、教育家,程颢和程颐先生著作等身,著有《河南程氏遗书》、《河南程氏外书》、《明道先生文集》、《伊川先生文集》、《二程粹言》、《经说》等,但在世时著作并不多,也就《定性书》、《识仁篇》、《周易传》几本,大量著作是后人根据他的言论辑录的。其中一本叫《程氏遗书》,在卷二十二,记载有程颐与某人的一段对话:

 

或问:“孀妇于理,似不可取,如何?”

伊川先生曰:“然!凡取,以配身也。若取失节者以配

身,是己失节也。”

又问:“人或居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

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

节事极大。”

 

这虽然是文言文,接近白话,至少是半文半白,读起来并没有多少障碍。大意是:

有人问:“对寡居的妇女,是不是不能娶她?”

程颐先生回答:“是的。男人不应娶寡妇,寡妇改嫁是失节,男人若娶失节者,自己也失节了。”

又问:“如果寡妇贫穷无依无靠,能不能再嫁呢?”

程颐先生回答:“不能,宁可冻死饿死,也不能失节。因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作为一种精神与信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节也未必不对,但程颐先生说这话时,板着一副脸,其源头是反对妇女改嫁,就不近人情了。虽然只是随便一说,并非发自内心,但出自理学家、教育家之口,又被弟子收录于书,就成了金科玉律,流毒甚广。就是这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多少女性活学活用,因故失身、失夫后,吞金、上吊、跳井,或终生守寡。

这个事告诉我们,有一定身份的人,特别是位高权重者,说话时得掂量掂量,想好了再说。

责任编辑:swm    审核签发:swm

上一篇: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六

下一篇:洪 湖 扬 帆

主办单位:中共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委员会    承办单位: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党委办公室

联系电话:027-87221748    传真:027-87221748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17号    Email:hbsldj@qq.com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128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