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职能 思想建设 组织建设 作风建设 制度建设 智慧党建
热文排行
图片新闻
诗歌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诗歌散文
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六
2017-08-25 09:02:02 来源:湖北水利网  字体:大 中 小  阅读次数:  

                湾湖边那个爱国的科学家

                       

 

湾湖不大,才0.12平方公里,尚未治理,属于野湖。其实野生状态下的湖泊也没什么不好,原汁原味,看惯了钢筋水泥包装的湖泊,再看看野湖,又是一番风味,只是增加了管理难度。水务部门湖泊管理人员告诉我,他们一周要来巡查两次。幸好,湾湖未受到污染,满湖清水。但湾湖以及汉南区的其他5个湖泊,普普通通,无论是湖泊风光,还是湖泊面积,都没法跟东湖、南湖、汤逊湖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上,就是几个小荡子而已。要举例武汉的最美湖泊,绝对轮不上它们,弄错了也弄不到它们头上。但湖区有一个人,为湖泊加分不少,让人不得不对汉南区的湖泊刮目相看。

这个人叫“朱光亚”。

我姓朱,光亚先生也姓朱;我出生三峡宜昌,光亚先生也出生三峡宜昌。1924年12月25日出生的他,比我父亲的年龄还大。自然,我是晚辈,光亚先生是长辈。

但我们互不认识。

不认识我不打紧,不认识朱光亚先生就一定说不过去。

因为,光亚先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两个身份,不是荣誉职务,是要渊博的学识才能支撑起来的。取得一个都难,两院院士,更是难上加难,成就了他成为共和国原子弹、氢弹之父,全国政协副主席,副国级领导人。

还是在读小学时吧,课本上有一幅“蘑菇云”照片,至今我还记得,那是我们国家成功爆炸的第一颗原子弹。当时并不知道,它的主要研究者之一,竟是出生于家乡宜昌的光亚先生,而且跟我是家门儿。

 

                     

 

中国人填写的各种履历表中,少不了“籍贯”一栏。

很多人的籍贯,填写的是自己的出生地,肯定是错了。中央组织部、公安部、国家档案局专门有规定,“籍贯”是指本人出生时祖父的居住地。比如说吧,某人在长沙出生,其爷爷居住在北京,该人的籍贯就是北京而非长沙。

光亚先生虽然出生宜昌,但不能说就是宜昌人。我知道,宜昌好多人包括我,都想攀他这个高枝,做“宜昌老乡”。他出生时,祖父在武汉市汉南区纱帽街居住和生活。因此,他是地道的武汉人,光亚先生每次在填写各种表格中的“籍贯”时,毫无例外填写的都是“湖北武汉”。到不是他嫌宜昌小而不填写宜昌,也不是他觉得武汉大而填写武汉,光亚先生不是这的人。若是这样的人,他在美国就不会回来了,实在是规定就是这样。

一个地方出一个名人很难,有时要等几百年才出一个。好不容易出一个,就要防着被别人挖去。不是有的地方为李白是哪里人闹得不可开交吗?我就看到有篇文章说光亚先生生于武汉,可能不是笔误,也不是无知,估计是怕别处“挖”走了他。其实,光亚先生出生宜昌,丝毫不影响他是武汉人。

作为武汉人的朱光亚,只在汉口读完小学和初中,武汉话“么样”、“得”、“拐子”等汉腔还半生不熟,就到外地和美国求学去了。光亚先生学业扎实,普通话比武汉话说得好,英语不比汉语差。1952年朝鲜战争期间,光亚先生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秘书处英文翻译。担当此任与他政治可靠、英语流利、学识渊博不无关系,单纯从语言来判断,很难看出他的籍贯和国籍。留学回国后先在北京大学、东北人民大学教书,后在核工业部等科研单位跟钱学森、邓稼先、王淦昌等科学家一起研究原子弹,武汉于他,陌生大于熟悉。

武汉湖多,出藕,带来许多舌尖上的美味。滑藕片、藕带是一道特色菜,吃过的人都知道,滑滑的,脆脆的,据说能消食止泻,开胃清热,滋补养性。尤其是那排骨藕汤,可是江城一绝,食客们的最爱。绵软的是藕,爽口的是汤,既可以当饭,又可以当菜,喝汤后夜晚做梦直怕就会笑醒。唯一能证明光亚先生是武汉人的,是他做排骨藕汤的那手绝活儿,跟五星级酒店的大师傅有得一拼。

要分析他那双摆弄原子弹、氢弹的手,何以做得好排骨藕汤,原因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光亚先生的根在武汉。

 

                     

 

1945年4月,法西斯意大利终于意识到自己和德国、日本都是兔子的尾巴,宣布不跟大家玩了。不久,法西斯德国鬼子又被苏联打趴,三个法西斯国家只剩下小日本还在硬撑。7月26日,中、美、英发表《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立即无条件投降。在欧洲战场腾出手来的苏联盟军也准备对日宣战,但小日本以为那不过是一份普通的外交公文和程序,没把《波茨坦公告》和苏联的照会当回事,还在准备跟世界人民单挑,作一番垂死挣扎。

这么个状况,反法西斯盟友美国认为该给小日本一点颜色瞧瞧了,好让它长点记性。正好,爱因斯坦等科学家们研制的原子弹放在仓库里睡大觉,还没检验过效果怎么样。日本“主动”提供实验场,而且免费,机会难得,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8月6日和9日,万里晴空,日本上空能见度良好,飞机上的美国大兵看见了日本广岛、长崎清晰的城市轮廓。大兵轻轻地摁下按钮,绰号“小男孩”和“胖子”的原子弹冲向目标,瞬间即形成巨大的蘑菇云,几十万无辜的日本民众化作轻烟,用生命为他们政府的侵略行径买了单。通过实地检验,说明放在仓库里的原子弹没有生锈;说明爱因斯坦等科学家研发的原子弹力量无比,是个爷们儿,配叫“小男孩”和“胖子”。

长崎遭遇核打击不到一周,即8月15日中午,是吃午饭的点,日本裕仁天皇在他的寓所发表了《终战诏书》。不知道他吃没吃午饭,声音听起来似乎有气无力,不过,“无条件投降”几个字非常清楚,他知道不清楚不行!他更清楚,如果不是这个讲话,首都东京的上空就一定会升起一团蘑菇云,反法西斯联盟美国有这个计划。

不知道原子弹算不算压垮日本鬼子的最后那根稻草,反正,全世界无核国家都觉得这跟“稻草”挺管用,老蒋也这么认为。鬼子投降后,国民政府邀请数学家华罗庚、物理学家吴大猷、化学家曾昭抡商讨也弄一颗“小男孩”或“胖子”玩玩,承诺要房子给房子,要土地给土地,要资金给资金。总之,除了天上的星星没办法摘下来以外,一切都是岔的。

教授们知道,房子、土地、资金都好解决,最缺的是人才。于是,恩师吴大猷推荐了朱光亚赴美考察学习。但美国科研机构的大门不向外国人打开,交钱学艺都不行,走后门也没用,美国佬不兴这一套。再加上老蒋的主要精力放在内战上,研发原子弹也就没了下文,朱光亚在美国的公派留学就变成了自费,靠勤工俭学在密执安大学学习和研究核物理学,获得博士学位。

    在大学的几年里,光亚先生不仅收获了学业,还收获了爱情。恋人、同学许慧君小姐出身名门,父亲许崇清是广州中山大学校长,母亲廖六薇是民主革命先驱廖仲恺的侄女。良好的家教,共同的理想和信念,促使两人放弃了在美国发展的机会,相隔一年,俩人先后回国报效祖国。

光亚先生想,一个人和少数几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新中国百废待兴,需要大量人才。从大洋彼岸回国的邮轮,虽有些颠簸,总体上还算平稳,光亚先生和同伴在寝室里写就并讨论向同学们发出回国报效祖国的倡议。他在校就是中国留学生学生会主席,倡议信写得声情并茂,富有感召力。信很长,发表在1950年第八期《留美学生通讯》上,节选两段:

 

同学们:我们都是中国长大的,我们受了20 多年的教

育,自己不曾种过一粒米,不曾挖过一块煤。我们都是靠千

千万万终日劳动的中国工农大众的血汗供养长大的。现在他

们渴望我们,我们还不该赶快回去,把自己的一技之长,献

给祖国的人民吗?

祖国在向我们召唤,四万万五千万的父老兄弟在向我

们召唤,五千年的光辉在向我们召唤,我们的人民政府在向

我们召唤!回去吧!让我们回去把我们的血汗洒在祖国的土

地上灌溉出灿烂的花朵。我们的民族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

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回去吧,祖国在迫切地等待

着我们!

 

正是看到了光亚先生的倡议,美国各地的许多中国留学生都先后回国效力,这当中不乏一批各个领域的科学家。

 

                      

 

物以稀为贵,核武器这玩意儿大家都有了,就不值钱了。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遂组成核俱乐部,商定核武器只能由高级会员们把玩。于是,在1963年的某天,美国、苏联、英国签订《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条约美其名曰是保护大气环境,目的之一就是阻止正在研发核武器的中国获得核能力。核俱乐部的小算盘,国家领导不会不知道。遵照周总理指示,光亚先生亲自起草了《停止核试验是一个大骗局》的报告,建议抓紧时机,研制成功核武器,并尽快掌握地下核试验技术,不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研究,让人无话可说。

核大国美国多次威胁要打击我国核基地,手中的大棒已举向半空。有领导同志建议暂停研制,打游击出身的陈毅元帅,深知“汉阳造”与原子弹的差距太大,坚定支持尽快研发:“中国人就是把裤子当了,也要把原子弹搞出来”,最终毛泽东一锤定音:“应该尽早试验!”

仅仅过了不到一年,即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成为世界上继美国、苏联、英国、法国之后的第5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打破了核俱乐部的核垄断、核讹诈。中国成功研发核武器,天没塌下来,美国举在半空中的大棒也没落下来,只是举酸了双手,自讨没趣,所幸大棒没砸到自己的脚。事实证明,越怕鬼,鬼就越容易找上门;越不怕鬼,鬼就怕你。这是真理。

当天,人民大会堂里灯火辉煌。周恩来总理习惯性地抬着那只受伤的右手,示意大家安静。他站在麦克风前,清了清嗓子,庄严宣布: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并声明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武器国家使用核武器。

不管原子弹“小男孩”、“胖子”等绰号多么动听,核武器巨大的杀伤性、毁灭性,使人们既爱它又怕它。邓稼先、朱光亚们敏锐地意识到,已全面掌握核技术的美国,很快就会鼓动联合国开展禁止核试验“立法”了,中国必须赶在游戏规则出台之前加快研发,时不我待。在中央支持下,我国核技术取得了突破性发展。这个结论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却不知凝聚了科研人员多少心血和汗水。

国际上,禁止发展核武器的螺丝越拧越紧,我国在原子弹爆炸成功的当天就建议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1996年9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中国举了手、签了字。条约就好比是一部全世界通用的“法律”,条约生效后,再研发核武器显然就是“违法”行为,就不受世界人民待见。

“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核武器研发也是这个理。中国正是有了核武器,换来了几十年和平发展时期,平安无事。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用他那四川话,一字一顿地说:“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

当我们在湖边漫步,怀抱着宠物狗管它叫“儿子”、“宝贝”时;当我们在空气清新的公园一招一式打太极拳时;当我们伴着优美的乐曲跳广场舞时;当我们在明亮的教室里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时,请不要忘记那些在国家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发展核武器的第一代领导人和包括朱光亚在内的科学家们。

因为,这样的和平环境来之不易,弥足珍贵。

    (原载《大江文艺》2016年第5期)

责任编辑:swm    审核签发:swm

上一篇: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五

下一篇:湖北省水利作家朱白丹文学作品精选之七

主办单位:中共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委员会    承办单位:湖北省水利厅直属机关党委办公室

联系电话:027-87221748    传真:027-87221748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17号    Email:hbsldj@qq.com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12882号